神说要有花

【全职高手BG】穿云向日

  周泽楷和花向阳是一个院子里长大的,他们的父亲在同一个单位,而且两家就住对门,所以在花向阳的记忆中,从记事开始,她就一直跟在比她大了四岁的周泽楷身后,但周泽楷从小就长得十分秀气,因此她记得,小时候她一直叫他泽楷姐姐,泽楷姐姐。
  为此她成功扰乱了院子里无数的小朋友的性别认知,直到很多年后,还有后来搬走的小伙伴们疑惑不解的问她,“诶,周泽楷到底男的女的?”
  “我去!?他就是枪王!?他是男的?我还以为同名同姓!”
  “……妈蛋,老子的初恋!”  
  
  她甚至让周泽楷自己都对自己产生了困惑,有一天在幼儿园里他正常的走进厕所,结果被一群男生尖叫着推出来后,小小的周泽楷一回家就拉住了自己妈妈的衣角,一向沉默寡言,语气平淡的孩子情绪少见的有些波动,“妈妈……我是,女孩?”
  在得知了是怎么回事之后,周妈妈笑得前俯后仰,没当一回事,但周爸爸却很严肃的思考了一会儿。
  因为周泽楷从小就很沉默,医生说他可能有自闭症的倾向,这么大的小孩儿正是跟着一群小伙伴上窜下跳,淘气顽皮,探险冒险的时候,男孩子都是玩的越疯越好,谁也没兴趣带一个半天说不了一句话,说话说半截完全听不懂的文静男孩一起玩,周爸爸生怕自己幼小的儿子就这么患上了性别认知障碍,从而出现什么问题,于是他严肃的告诉自己的儿子,他绝对是个男孩子,向阳应该叫他哥哥,下次向阳再叫姐姐的话,要纠正妹妹。
  于是小时候周泽楷对花向阳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叫哥哥。”“是哥哥。”“……我是男的。”
  但是每一次花向阳都瞪大了眼睛,歪着头仔细打量着他细白的肌肤,水灵灵的黑色眼睛,粉色的嘴唇,然后乖乖的改口叫他,“泽楷哥哥。”,但下一次一见面,还是一副灿烂的笑脸外加一句热情满满的“泽楷姐姐!”。
  因为花向阳也有自己的理由,她掏出自己的作文本念起了起来。
  “——我想对你说,泽楷姐姐,我喜欢你。”
  这是小学生写得最多的题目之一,花向阳的语文很好,她的作文从第一篇开始,就一直被语文老师当做范文要求在班上朗读。
  “……泽楷姐姐的皮肤白的就像是牛奶,她的眼睛又大又亮,就像是两颗黑色的宝石,我听妈妈说,白雪公主的头发像是黑夜一样黑,皮肤像白雪一样白,嘴唇像是鲜血一样红,是个十分美丽的公主,但我觉得,泽楷姐姐比她还要漂亮无数倍。
  因为,泽楷姐姐除了长得十分漂亮之外,她的心灵也很美……”
  老师给的评语是,情真意切,十分优秀。
  在认为老师的话就是真理的小学,花向阳觉得老师都是无所不知的,既然他们对于泽楷姐姐这样的称呼没有提出异议,那肯定是他们知道,泽楷姐姐就是姐姐,不是哥哥才对。
  
  于是第二天放学的时候,花向阳的语文老师就看见了小小的周泽楷背着书包站在办公室门口等着什么的样子。
  老师都喜欢这个唇红齿白的孩子,她笑着逗他,“呀,周泽楷,你在这做什么?”
  周泽楷就用他那双被花向阳形容为黑色宝石的眼睛看着语文老师,语气很认真,“老师,我是哥哥。”
  但是不管他觉得自己的意思表达的有多么清楚,除了从小就在一起的花向阳之外,好像一直没有别人能很快的明白。
  
  慢慢的,再有人好奇的问他到底是男是女的时候,他都不再回答了。
  周泽楷的沉默有的时候只是语气习惯,并没有任何意义,但只有这个时候的沉默,表示隐隐的不满,但大部分人都把这种沉默理解成了“我是女的,你才是男的,你全家都是男的”。
  
    很难说是因为周泽楷出色的外表让女生和男生在各自的团体里都找不准他的位置,还是因为他那沉默寡言,完全无法沟通般的说话方式,让他在班上的时候一直都是一个人,加上周爸爸对老师说自己孩子可能有点自闭倾向,希望老师多多关照,在老师眼中,小小的周泽楷十分孤僻,家长会的时候老师表达出了周泽楷有时候一整天都可以不说一句话的担忧,周爸爸回去之后沉吟再三,拜访了对门的花家。
  第二天,低年级的花向阳下课之后,就跑到校门口等着周泽楷一起回家。
  后来花向阳又兴奋的加入了学校鼓号队,于是变成了周泽楷下课之后去操场边的亭子里,一边做作业,一边等着操场上的花向阳训练完毕。
  花向阳是鼓手,训练完后,鼓和鼓棒都要还回存放室,她回家的路上就自己假装手里还握着鼓棒,一边走一边兴奋的嘟嚷着口诀,“右右左右右左,右右左右左右左……”
  但她不知道是方向感不好还是太兴奋,念得太多之后她反而忘记老师教的正确的口诀了,这种时候她的嘟嚷就会变得茫然无措,“右右左右右左……右右左右右左,右左右左?不对不对,右右左,右右左,右右左右左右……诶?右右左?左左右?泽楷哥哥QAQ,右右左几个啊——”
  然后周泽楷就很淡定的回答她,“三个。”
  “那是右左右左,还是左右左右啊QAQ”
  “右左右左。”
  到了最后,周泽楷比她还要熟练鼓号队的鼓点,甚至他还教她,“忘记了,就敲一边,混过去。”
  “哦哦!”花向阳崇拜的看着他,“嗯嗯!好!”
  周泽楷看着她那亮闪闪的眼睛,就习惯性的说,“叫哥哥。”
  “泽楷哥哥~”
  
  跟周泽楷单调寡淡的小学生涯比起来,花向阳的小学生活就精彩多了,她参加了校文学社,在校报上常常发表文章,就跟她的作文一样,写的基本上全部都是周泽楷,她每次都拿着校报,在放学路上一边走一边念给他听,“你真是我灵感的源泉!”
  “叫哥哥。”
  “泽楷哥哥你真是我灵感的源泉!”
  “嗯。”
  参加了鼓号队,穿着鼓号队服去参加好几次演出,但每次都睡懒觉,自从有一次演出她迟到了没有赶上集合登上大巴,结果被教导主任在升旗的时候点名批评后,以后的每一次演出,都由周泽楷把她从床上拖走,送上大巴。
  花向阳在大巴里趴在窗户上感激的看着他,“QWQ恩人!”
  周泽楷就笑了笑,“叫哥哥。”
  “恩人泽楷哥哥QWQ!”
  还有学校组织的诗朗诵比赛,她就对着周泽楷不停的练习,直到周泽楷的脸上都出现了微微动容的时候,她就获得了第一名。
  老师还让她在周一的升旗仪式上,做国旗下的讲话,她就一遍一遍的在他身边读啊读啊读啊。
  五年级的时候,她开始在校门口执勤,检查有没有人没穿校服和没戴红领巾。
  但她经常自己忘带红领巾,那个时候,周泽楷已经升入了初中,因为离的不远,每次路过小学校门口去上学的时候,都过来问她一句有没有带红领巾。
  
  初中这个时候,大家都开始发育出了各自性别的特征,有了朦胧的性别意识,男生和女生之间彼此对立又微妙的对对方充满了好奇。
  已经没有人会再错认周泽楷的性别了,但在当时一个班级里男女生井水不犯河水的情况下,在不同学校里,又比他低了两年级的花向阳反而一点也没受到青春期少年的微妙心理影响,小学五年级的她似乎并没有被当做女生来对待,而是被当做了妹妹。
  但是随着花向阳也升入初中,从小学毕业,跟周泽楷一起同为初中生后,她似乎被影响到了。
  
  初中时候的他们不再像小学时那样一起上学放学,在学校里如果有异性走的比较近,是会被起哄和嘲笑的,而和小学时候情况不同的是,虽然周泽楷的长相越来越呈现出一种男性的俊秀来,几乎整个学校的女生都知道他的名字,而花向阳却十分平凡,虽然她的文笔依然很好,但校报,鼓号队,诗朗诵比赛那种在小学足够成为风云人物的事迹,在初中什么都不是,她的成绩普通,皮肤虽然又白又细,可是她却剪短了小学时的长发,进入了青春肥胖期,整个人毫不起眼。
  但她并不在意这一点,她还是喜欢开朗快乐的笑,还是孩子气的喜欢一蹦一跳的走路。
  但她却不再叫他泽楷哥哥了。
 
  她升入初一的时候,他已经初三了,他在三楼,而她在一楼。
  教室在不同的楼层,但是他们的教室却刚好是一个对角线的布局,他在三楼的窗口朝下望去,正好能看见一楼她的教室。 
  “又看又看?你在看什么呢?”同班同学好奇的凑了过来,顺着周泽楷的视线望去,“怎么?看上了哪个学妹了?”      
  “……。”周泽楷收回了视线,有点局促的把视线垂到课桌上,“没有。”
  “哎呀别不承认嘛,谁呀?是不是骆玲玲?听说这女生是初一的级花呢。”
  “……。”
  “得了,我们又不是初一的小孩子了,你看我们班谈恋爱的还少么,说呀,我们周大帅哥看上谁了?”
  “是妹妹。”
  “哎哟卧槽!你还有妹妹?跟我们一个学校?哪个班?叫什么名字?好看不?”
  周泽楷沉思了好一会儿,“很可爱。”
  
  能被视全校美女如无物的校草大大金口玉言鉴定为“可爱”,放学后周泽楷是被自己的同学拖到初一七班来的,初一七班已经放学了,教室里稀稀拉拉的只剩下几个留下来打扫卫生的学生。
  “哪一个?哪一个?”同学君在窗外使劲的扫描着所有长相可人的小学妹,但很快就沮丧了下去,“诶,早知道再早点了,初一放学放的真早啊。”
  他正说着,背后就传来一声压低了的尖叫,一个女生的声音激动的传来,“向阳向阳!你看,那个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我们学校的校草,周泽楷!”
  周泽楷回头一看,就看见花向阳和另一个女生一人提着垃圾桶的一边站在那里看着这边。
  他们视线相对了好一会儿后,周泽楷慢慢的说,“我等你。”
  花向阳眨了眨眼睛,有点不自在的移开了视线,语气也有点儿局促,“唔,那,你要在我们教室里写作业不?”
  她的同学好像在她身后戳了戳她,尽管她已经尽力的压低了声音,但周泽楷还是听得清清楚楚,“向阳,你们认识?”
  花向阳“嗯”了一声,转过头去低声的回答了她,“我哥。”
  
  周泽楷笑了笑,也望向了身边的同学。“我妹妹。”
  
  
  
  
  
  
  
  
  
  
  
  
      
  
  
  
  
  
  
  
  

评论(18)
热度(103)

一个不知名的小透明。

© 神说要有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