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说要有花

【阴阳师】【晴明X酒吞童子】酒光潋滟晴方好2

  在决定一起为式神觉醒后,晴明,茨木,酒吞,便开始结伴前往觉醒之塔——那里有许多妖物,杀死他们,便能得到他们体内灵气凝结而成的法器——那些不同属性不同等级的法器,正是式神们觉醒的必须之物。

  但是……没过几天,酒吞童子就发现了不对。

  

  “我说……你啊……”

  看着自己和茨木童子身边的三只招福达摩,以及观战区里的两只招福达摩,酒吞童子只觉得额头青筋一跳一跳。“晴明,你这家伙,把我当成什么了!?”

  “唔?”晴明摇了摇扇子,一脸迷惑的抬手放了个基础术法,解决掉了对面最后一个残血的敌人。“怎么了吗?”

  “说怎么了——你明明应该有其他更适合战斗的式神吧?!放五只什么用都没有的达摩算什么啊?!”

  “请不要说这种话。”阴阳师一脸正直的温和反驳道:“作为达摩来说,他们已经非常努力了。”

  “你也知道是作为达摩来说啊喂!这种用途只有储存灵气然后当做食物喂给式神的存在……不管怎么样,你划水也划得太明显了啊!”

  “啊……太明显了吗?”听见酒吞这么一说,青年露出了“啊被发现了呢”的笑容,可是,他却完全没有任何羞愧的意思:“但是,有茨木和酒吞你们两位在场,总感觉已经足够了啊。”

  “就算已经足够了——五只达摩也太过分了吧?!”

  这明目张胆的不出力程度,已经到了把别人都当做傻子的地步了!要不是因为已经答应了他会帮他解开诅咒,酒吞简直想直接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好好的揍上一顿——当然,考虑到这个人类那不算弱小的强大灵力,揍不揍的过这件事情,就需要另外考虑一下了。

  “好吧,”而听鬼族之王这么一说,晴明沉吟了一下,“既然酒吞你这么说的话……”

  他挥了挥手,收回了五只跟在两位鬼族大佬身后,蹭了好几天经验的达摩,然后招出了五只……一级的灯笼鬼。

  酒吞:“……宰了你啊!混蛋!”

  

  那是他们一起去觉醒之塔,搜集大天狗觉醒材料的第七天。大天狗觉醒需要中级业火轮八个,高级业火轮十六个,中级天雷鼓八个,高级天雷鼓十六个,但他们浴血奋战——或者更确切一点来说,是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浴血奋战了这么几天,也只得到了两个中级业火轮,一个高级业火轮,三个中级天雷鼓,以及四个高级天雷鼓。

  尽管知道觉醒之塔的觉醒材料掉率一向操蛋,但酒吞童子仍然忍不住的愤怒道:“这是什么鬼设定!”

  而和暴躁的鬼族之王相比,晴明却显得淡定许多。他趁机放出了不少低级式神跟着观战蹭灵气,待到灵气蓄满,便喂给那些高级式神,提升实力。前往各个妖怪生活的地方打听荒川之主以及青行灯的下落时,还得到了不少御魂,过得颇为滋润。

  

  “为什么……”在把五只灯笼鬼也差不多带到满级后,看着晴明神色轻快的返回阴阳寮,酒吞童子终于阴沉着脸,反应了过来,“这样的话,我们和晴明那家伙的式神有什么不一样?这不就变成他免费的打手了吗!?”

  “……啊,这么一说,”茨木好像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但是,酒吞一说,他顿了一下,就立刻无条件的附和道:“似乎的确如此。”

  “但是,吾友啊,”茨木却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因为,他终于又见到了自己好友那久违的战斗英姿:“不是你答应了他要和他一起寻找觉醒的材料吗?你战斗中的英姿让我回忆起了从前!啊!那么高贵凛然!吾友!你一定可以将他迷住的!”

  意识到茨木只是个痴汉并不适合商量事情的酒吞:“……我不想跟你说话。”

  “诶!为什么!”

  红发的鬼族一脸冷漠的转过了身:“没有为什么。”

  

  他们就这样约好了白天出门汇合,然后一起四处寻找高级妖物的下落,奋力通过觉醒之塔,间或一起处理一些阴阳师的工作,终于,在酒吞几乎快要把晴明手里的式神全部刷满等级而快要爆发的时候,晴明用好不容易攒齐的材料,觉醒了雪女。

  “不管怎么说,”酒吞的脸色很差,他有些余怒未消的说:“总算是有了一点进展了。”

  “是啊,但是这样的话,”晴明轻轻叹息了一声,“大天狗的觉醒材料,又要重头来过了啊。”

  “那种事情——只要不停的去刷,总能够凑齐的。”酒吞抿了抿嘴唇,不爽的抱起了双臂,“问题是,荒川之主和青行灯——我们已经打听了那么多地方,都没有妖怪知道他们的下落。”

  “是呢……”阴阳师低低的呢喃了一声,用扇子敲了敲自己的额头,显得很苦恼般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包用油纸好好的裹起来的东西,递给了酒吞。

  酒吞微微一愣,“……什么?”

  “是月饼哦。”晴明笑了起来,哪里还有刚才半分苦恼的神色,“今天是中秋节,不是吗?”

  酒吞当然下意识的便拒绝道:“我不需要……”

  但他话还没有说完,晴明就打断了他:“红叶昨天做了月饼哦。”

  “……”

  “昨天,整个阴阳寮的人一起动手做的月饼,我手上这个……不尝尝看吗?嗯?”

  “……可,可恶……”酒吞咬牙切齿的接了过去。他瞪着眼前眉眼弯弯的男人,觉得他就像是狐狸一样狡猾——说起来,不是一直都有安培晴明的母亲,其实是狐妖的传说吗?

  酒吞真讨厌总是不得不按照他意思行动的自己,但偏偏他却又无法找到抗拒的理由。

  之前见面的时候,这个男人总是一脸平静淡定的模样,为什么现在却总是笑来笑去的?有什么好笑的……!

  酒吞童子绷着脸打开了仔细系在包裹外的麻绳,然而在看见里面那三块精致小巧,印着红叶形状花纹的月饼时,眉眼却忍不住的微微一软。

  “不吃吃看吗?”晴明温和的催促道,“红叶昨天第一次做的月饼,还很担心会不会好吃呢。”

  酒吞童子这次没说什么,他小心的捻起一块月饼,送入嘴里。

  “……”

  太……太甜了!!

  甜腻到了快要让人恶心的地步!

  但是,想起这是红叶做的月饼,还是第一次的成果,凭借着鬼族强大的意志,酒吞硬着头皮,咽了下去。

  “怎么了?”察觉到他的表情僵硬了一瞬,晴明摇了摇扇子,好奇道,“哪里不对吗?”  

  “……没什么。”

  酒吞死撑着不肯示弱,然后捻起了第二块月饼。

  红叶大概是每种口味都试着做了,刚才是甜的,这次就是咸的。然而不知道为什么,那咸味却又苦又涩。

  酒吞的表情已经连晴明都看不下去了,阴阳师微微蹙起了眉头,语气中流露出了些许担忧:“酒吞童子……如果不好吃的话,就不要勉强了。”

  “勉强……?开什么玩笑!”酒吞童子脸色苍白的朝着最后一个月饼伸出了手,“这是……那个女人做的啊!”

  然而这时,晴明却突然按住了他手中的月饼。

  酒吞童子立刻皱起了眉头,瞪了过去:“你做什么?”

  然而,他却发现阴阳师的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失去了笑容。


  “……那不是红叶做的,”晴明沉默了一会儿后,回答道:“那是我做的。”

  “——!?你不是说……昨天红叶做了月饼?”

  “是啊,”阴阳师突然意识到他的指尖,碰触到了鬼族掌心的肌肤。鬼族那比寻常人类更高的体温,让他微微一顿:“她的确做了,然后昨天就吃掉了。我并没有说过,我手上的月饼,是红叶做的吧?”

  “晴明——!你这家伙!!”

  “是你不对哦。酒吞。”但阴阳师似乎完全无惧鬼族之王的怒气,他平平淡淡的抬起那双湛蓝色的眼眸,一针见血道:“是你自己以为是红叶做的月饼,而且我不是说过了吗,不好吃的话就不要勉强了。”

  “我……”不知道怎么的,反驳说自己没有勉强也不对,说自己是在勉强,也不对。酒吞火冒三丈的就想冲上去打一架,却被晴明冷不防的又用“缚”给定在了原地。

  神色清冷的阴阳师朝着酒吞逼近了一步,他用扇子抬起了这个红发男人的下巴,凑近低语:“很难吃吧?”

  近在咫尺,即便是心怀怨愤的酒吞,也不得不承认,面前的男人,仅仅只是皮囊,也的确有着令人一往情深的资本。但让他感觉操蛋的是,现在那张被无数人所深爱着的脸上,却泛着因他而起的醋意。

  “明明这么难吃的东西,因为是红叶做的,所以可以这么勉强啊。”

  “我说……你控制一下吧!”然而对方此刻这阴阳怪气的话语,全是茨木为了他而犯下的错误,酒吞只能咬牙切齿的劝诫道,“到时候诅咒解除了,传出什么难听的流言,我可不负责!”

  “嗯?”然而这话却让阴阳师拉长了语调,语气莫名的愉悦了些许,“怎么,酒吞考虑过什么负责的事情么?”

  “……啧。”

  但他这样抗拒的反应,却让晴明的脸上,慢慢的又露出了笑容。俊秀的阴阳师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的碰了碰酒吞的脸颊,神色爱怜的用指腹微微摩挲了一下。

  “这个诅咒……”在察觉到酒吞全身僵住了的瞬间,晴明顿了顿,然后收回了手。他垂下眼眸,看着自己的手指,微微的叹了口气,“比我想象中的,威力要大呢。”

   “果然还是……要快点解开才行……”

  “不然的话……”  

  阴阳师住嘴了。

  他没有说“不然”什么,但酒吞莫名的……却似乎能够明白。

  

  

  

  

  ps:之前被举报过,感觉放在这边有些担心啊……不过晋江专栏坑太多了,再挖坑我担心被读者打【沉思】。这个应该几章就能完结吧……或者晋江那边如果有文完结了,这文还在继续的话,可能会把文搬过去……

  

  

  

  

  


评论(21)
热度(292)

一个不知名的小透明。

© 神说要有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