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说要有花

【阴阳师】【晴明X酒吞】酒光潋滟晴方好4

  酒吞坐在树上,正在看着月亮。

  晴明在树下呼唤他的时候,他差点还以为出现了错觉。

  “?!”红色头发的妖怪从树枝上一跃而下,他惊讶的看着月光下姿容越发出尘的阴阳师,语气有些粗暴的问道,“你来做什么?”

  “虽然这句话说得也不能说有什么问题……”晴明笑了笑,“不过,如果你能说‘你怎么来了’,我会更高兴一点。”

  酒吞皱起了眉头,看见他手中罕见的提着两瓶酒壶。“有什么区别?”

  “要说区别的话……大概就是‘你怎么来了’,会比‘你来做什么’显得更温柔一点吧。”而在鬼族还没有来得及出言驳斥之前,晴明笑了笑,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头,“你今天怎么没有在喝酒?”

  酒吞瞪着他,“你今天怎么会带着酒?”

  “这个嘛……之前酿的酒刚好可以喝了,想起你喜欢喝酒,就带来找你了。”

  酒吞冷冷的瞥了一眼他手中的酒壶,想起了上次的月饼:“这酒里没有灵气。你该不会又想要骗我说这是红叶酿的酒?”

  但晴明总是能让他的抗拒,变得无法坚持:“喝了那么多神酒,偶尔尝尝人类的酒液也不错啊。”

  他笑了笑,“而且……虽然这酒是我埋下去的,不过……的确是红叶挖出来的。”

  “……你这家伙,别以为每次都能用红叶应付我!”

  “那么,”阴阳师却凝望着他,眼眸在月光下皎然一片,“不喝吗?酒吞?”

  

  最终他们两人一起坐在了树枝之上,一人手中握着一壶酒。

  相比鬼族大大咧咧姿态豪放的靠着树干的样子,阴阳师的坐姿即便不是正襟危坐的跪坐,也显得斯文雅致。

  而酒吞脸色很臭。

  他提着晴明带来的酒壶,除了一开始喝了一口尝了尝之后,便没有再动过。

  “不合胃口吗?”晴明问道。

  酒吞没有回答。

  要说不合胃口,当然也有。

  酒吞喜欢的神酒极烈,普通的妖怪尝上一滴,可能都会立马醉死过去。但晴明带来的酒,却温润绵醇,说是酒,但在酒吞看来,倒不如说更像是女人喝的果汁。

  不得劲。

  更何况,他讨厌每次都顺了安倍晴明意思的自己。

  

  见他没有说话,晴明也不介意。他就着壶口,仰起头来灌了自己一口清酒,然后微微侧过脸来,垂着眼睑,仿佛已有醉意的又轻声问了一句。“说起来,今天你怎么没有喝酒?”

  “……不是很想喝。”

  酒吞这才慢吞吞的回答了一句。他没有看身边的男人,只是皱着眉头,盯着天上的月亮。

  晴明又仰头喝了一大口清酒。即便是这样可以算作粗俗的动作,他的一举一动,依然显得极尽风流。

  “今天斗技的时候……”他说,“我在其他一个阴阳师那,打听到了青行灯和荒川之主的消息。”

  

  酒吞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他虽然显得很不耐烦晴明的存在,但他的余光却一直都莫名的注意着他。

  阴阳师那白皙俊秀的面容,在月光下更加清秀出尘,然而那微微上扬的眼角,与眼尾处那抹红色朱砂,相得益彰的显出些许妩媚的姿态来。而那被酒液沾湿而显出莹润光泽的嘴唇……

  这个男人的每个地方,似乎都是“钟灵毓秀”这个词语的完美注解。

  酒吞突然有些挫败的感觉,他大概明白红叶为什么会爱上他了。

  他风姿优雅,气度非凡,秀丽精致的足以让每个鬼族在他面前,都显得格外粗糙灰暗。

  鬼族之王对这个发现感到了一阵烦躁,然后,他就眉头紧皱着,听见了晴明说的话。

  

  过了一会儿,他才回答道:“……那不是很好?”

  “嗯,挺好。”晴明安静的回答了他,“明天斗技就要结束了,我会去寻找荒川之主的下落。”

  “……哦。”

  “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吩咐红叶过来,和你一起去觉醒之塔……”

  “喂!!不要在我面前显得你使唤她使唤的那么理所当然!”

  “……”

  阴阳师不说话了,酒吞顿时更焦躁的“啧”了一声。

  “那么,”晴明再次开口道,“就还是雪女好了。”

  

  这因为红叶而爆发出来的小冲突,让两人之间沉默了起来。

  酒吞皱着眉头,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在这有些难熬的寂静中,又抬起酒壶喝了一口这不合胃口的凡人之酒。

  不过,其实……好像也没有他之前感觉的那么难喝。

  然后他身边的人类,此时换了个话题开口道,“今天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酒吞顿时猛地呛了一口,“咳咳咳!!!”

  他一口酒水差点都喷了出来,此刻好不狼狈的用手背去擦拭倒在了脖子上的酒液,眉头紧皱,动作粗暴:“——谁说我是去找你的?!”

  但他说的凶狠,阴阳师却转过脸来,一双眼睛透澈至极的望着他,仿佛能看穿世间的一切虚妄。“因为你不会在那种时候去找红叶。”

  

  “所以,”他看着酒吞抿紧了嘴唇,用衣袖擦完了脖颈,然后低头去擦拭流落到他赤裸胸膛上的晶莹酒液的模样,轻声却坚定的追问道:“今天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那语气中的笃定让酒吞有些火大,但他转念一想,就察觉到了一个破绽。鬼族首领顿时扬起了自己呛红了的脸,瞪向了晴明道:“如果你觉得我是去找你的,为什么还自己离开让红叶跟我说话?”

  这个问题让晴明沉默了起来,阴阳师慢条斯理的又喝了一口酒,像是在思考怎么回答。

  “我以为,”他慢慢的回答道,“那样你会留的久一些。”

  “……”

  原本不过是想要找到破绽,让晴明的论点站不住脚的酒吞,猝不及防就被这么一个直球给砸到了头,他忍不住咬牙切齿道:“你再说这些话,我就不客气了!”

  然而他每次放出狠话,阴阳师似乎都不以为意:“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说这些话。”

  晴明修长白皙的手指摩挲着酒壶的壶口,说完之后,他眼眸流转,轻轻一笑,朝着红色头发的鬼族望了过去。“你说,这是谁的错?”

  “……”酒吞只好第无数次在心里对茨木咬牙切齿。“……啧。随便你。”

  反正最后要是传出第一阴阳师爱恋凶恶鬼族这样的事情,感到耻辱的又不会是他!

  

  “酒吞。”

  他满脸不悦似乎表露的太过明显了,没过一会儿,晴明突然语气中带着笑意,轻轻的叫了他一声。

  那声音柔缓的如同一片羽毛,在鬼族之王的心头突然拂过,带起一阵难言的痒意。

  酒吞为这无法控制的失控感受僵了一下,这才转头看向了他,“……什么事?”

  然后,月光下,阴阳师微微的倾过身来。他青色的眼眸凝望着他紫色的眼眸,于是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让酒吞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我有没有告诉你……这酒的后劲有点大?”他这么说着,微微阖了阖眼睛,然后沾着酒水的湿润嘴唇,便柔软而带着些微的凉意,落在了酒吞温热的唇角。“……我该回去了。那么,提前跟你告别。再见,酒吞。”

  在红发的妖怪瞪大了眼睛,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银发的阴阳师已经站了起来。

  他召唤出了自己的御灵,月光下,安倍晴明就宛若俊美的月神一般,乘龙而去。

  

  等茨木童子与雪女结伴,第二天一起来找酒吞继续去刷觉醒之塔的时候,他还保持着昨夜晴明离去时的姿势,宛若僵成了石像一般的,动也不动。

  “吾友??”茨木一跃而上,落在昨天晴明坐着的位置上。他单膝跪下,朝着酒吞伸出手去,大概是想要推推他。但这动作似乎刺激到了对方,酒吞终于回过了神来,一脸暴怒的翻身站起,四周瘴气四散,汹涌翻腾。

  “安!倍!晴!明!!”

  茨木双眼放光,“噢噢噢噢!!!多么美妙的怒吼!!多么闪耀的愤怒!!”

  酒吞:“……”

  他无视了白发的妖怪,怒气汹汹的转过身来,朝着茨木身边的雪女问道:“安倍晴明现在在哪里?!”

  雪女微微一愣,她声音清冷的回答了他,“晴明大人今天早上就已经离开了阴阳寮。”

  酒吞语气急促的追问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但全身雪白的少女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不清楚。

  “那么,我没有兴趣去觉醒之塔。”一想起昨天那个混蛋阴阳师做了那种事情,转瞬就跑的不见人影,还想要他当免费苦力刷材料。酒吞的语气和神态,立刻都变得很冷,“我要等那家伙回来再说。”

  他这么说了,茨木当然也跟着道:“既然吾友不去的话,我也不去。”

  这让雪女微微皱起了眉头,“但是晴明大人……”

  “等他回来,你就这么跟他说。”酒吞似乎再也不想听见“晴明”这两个字,他转过身去,看着昨天月亮悬挂着的地方,然后扭头看了一眼此刻天边那炫目的太阳,拎起一边昨天晴明带来的酒壶,转瞬就甩开了茨木,不见了踪影。

  

  等他再听见晴明的消息时,已经大半月都过去了。

  据说他不仅成功的收服了荒川之主,还找到了青行灯。

  ——只不过过程有些辛苦,听说那位阴阳师,受了不少的伤。

  

  

  

  

  

  

  

  

  

  

  

  

    

  

  


评论(21)
热度(275)

一个不知名的小透明。

© 神说要有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