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说要有花

【阴阳师】【晴明X酒吞】酒光潋滟晴方好6

  “……哈,”酒吞过了很久,才终于从阴阳师那双澄澈至极的眼眸中,找回自己的神智。“你不也是吗?”

  他的语气显得格外强硬,事实上却是色厉内荏。“上次红叶跟我说,如果有谁能得到你的爱,那绝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说出这句话,是想要表达什么——就连酒吞自己也不清楚。他看着阴阳师——晴明显然也不明白他到底是想要否定什么,还是要肯定什么。

  但此时此刻,那都并不重要。

  “那么,酒吞,”阴阳师没有谦让的否定,他反而认真的看着他问道:“你喜欢我吗?”

  “如果有一点……就算只有一点的话,我也可以不解除诅咒。”

  酒吞愣了一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喂!你清醒一点好不好?!你明明很清楚,这些莫名其妙的感情全部都是因为茨木的诅咒吧?”

  “……我知道。”阴阳师顿了顿,“我只是偶尔觉得,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你是笨蛋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一向张扬肆烈的鬼族之王恶狠狠的站了起来,他瞪着阴阳师,却第一次在人类面前落荒而逃。“等你解除诅咒,你就知道现在有多愚蠢了!”

  

  居然说什么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开什么玩笑!那家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居然会对诅咒屈服,被诅咒所产生的感情所迷惑——那样也算是最强的阴阳师吗?!

  酒吞猛地冲回森林,才想起他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说明白——他还没有质问晴明离开之前为什么亲他——可是,当他烦躁的一拳砸断了大树后,鬼族青年用力的握紧了双拳,很清楚自己现在不可能再回头质问晴明任何事情了。

  更何况,他其实知道他为什么会亲吻他。

  安倍晴明喜欢他,不是吗?

  ——他当然喜欢他……

  因为他中了诅咒啊。

  

  ……

  那天之后,酒吞又失去了联络。

  说“又”,是针对茨木来说的。

  他曾经寻找了自己的“挚友”很长时间,才终于从酒吞以前的只言片语中,查到了京都,找到了晴明,并通过晴明再次与酒吞相遇。但现在,酒吞又变成了还没有与晴明相见之前那神出鬼没的样子。

  茨木不得不又开始满世界的寻找他的踪迹——追踪那浓烈的酒气,与各个地方的妖怪们被酒醉之后的鬼族之王痛扁后的痕迹。

  只是酒吞之前是因为无法接近红叶,才到处失魂落魄的灌醉自己,现在却是为了躲避晴明。

  但事实上……他很清楚,他并没有躲避晴明的必要。那个阴阳师是很理智,也很聪明的人,他不会枉做纠缠,也不会失去理智。所以,与其说是在躲避晴明,倒不如说,酒吞是在躲避那个选择——

  要不要安倍晴明,解除诅咒的选择。

  当然要解除——!那是绝对的吧!

  可是……酒吞有点痛苦的发觉,就如晴明所说的那样……其实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他愤怒的怨恨着莫名的一切——明明一开始他就打定主意要与他保持距离,绝对不能冒出觉得“这家伙好像还不错”的念头……他一直保持警惕的注意着这一点,可是为什么最后他却还是产生了——被晴明喜欢着,也没什么不好的心情?

  而酒吞突然的失去了联系,晴明显然已经从这样的行为中得到了他的答案——拒绝的答案。

  阴阳师与鬼族之王,从此再无联络。

  

  但……红叶还在晴明的身边。

  酒吞在半醉半醒间,脑海中偶尔会闪过这样的念头——红叶是他喜欢的女人,所以他……还是要去见她的。

  就算……就算他离开了这么一阵子,也一定会回去的。因为红叶,还在那里。

  红叶……

  酒吞醉倒在某个城市里的某个角落里,努力让那个热烈的名字重新充满自己的整个脑海,好让他可以忘记另一道清冷的身影。他坐在地上,抬起头来,举起酒壶,正要满饮一口,却看见了天边明亮高洁的月亮。

  一瞬间,所有的努力,都全盘崩溃。

  他说他喜欢热烈的人,那为什么,红叶的身影却在慢慢消散,而他目之所及的一切,到处都是某个如月一般清雅高洁的身影?

  有时候酒吞神志不清,总感觉自己仿佛看见一个幻影——阴阳师正在看着他。站在离他只有几步之遥的地方,安静的看着他烂醉如泥。在一片模糊的世界中,那双苍青色的眼眸如此明晰,显得那么温柔又悲伤。

  有一次,酒吞做梦梦见了他。梦见了他们在树上,他带着酒,然后亲吻了他。

  阴阳师柔软的嘴唇上似乎还站着酒液,带着冰凉的湿意,而他从梦中惊醒,才发现是天要降雨,一滴抢先坠落的雨滴,落在了他的唇瓣。

  

  这样的日子,酒吞以为过了很久。

  他整天喝酒,不问日子年岁,希望时光能够快些过去。他原本打算过上很久,等一切都过去的足够长久时,再回去京都,去见红叶,去见……应该已经恢复了正常的阴阳师。可是,日子却要比之前红叶堕落的时候,还要莫名的难熬。

  当酒吞终于有一天腻烦了醉酒,而按捺不住的去打听了京都的消息后,他才有些挫败的发现,他不过才离开不到一个月。但酒吞却度日如年的感觉,自己应该已经离开了很长很长的时间,长到了他上次见到阴阳师的时候,好像已经是几百年前一样久远。

  ……而凡人的寿命是如此的短暂。

  

  酒吞决定回去了。

  晴明应该已经解除了诅咒——那个阴阳师不可能会拖延这么久,而他已经受够了在外面到处流浪漂泊的日子。

  他要去见红叶,然后去找茨木一起喝酒,如果茨木想要跟他打架,那他就会陪他一起,但不管怎么样,他想要回京都。

  想要……去看看他。

  

  “你跑到哪里去了!?”

  酒吞一回到京都,他不再隐匿行踪,茨木很快便找了过来。但出乎他意料的是,红叶居然在他身边——

  绝色美艳的女鬼非常不客气的怒瞪着他,“一声不吭的下落不明,明明跟晴明大人一点关系也没有,茨木那家伙却三天两头就跑来阴阳寮打扰晴明大人,让他来找你!”

  晴明这个阔别已久后,再次听见的名字,让鬼族之王心头一跳。“……他在找我吗?”

  红叶没好气的用“你想的真美”的语气回答道:“晴明大人让我来帮茨木找你。”

 酒吞却不再在意她那排斥的语气了,他迟疑了一下,问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谁?”

  “……晴明。”

  “晴明大人?”红叶似乎有些疑惑他为什么询问这个,“晴明大人一直都很好啊。”

  酒吞便沉默了下去。

  见他不再说话,红叶也正好想要赶快回到阴阳师的身边,她便毫不在意的转向了茨木,掏出了一张符纸,说道:“你看,我帮你找到了酒吞了,你该兑现你的承诺了吧?”

  白色头发的鬼族青年啧了啧嘴,似乎感觉有些麻烦,但是因为找到了酒吞,他便满不在乎的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那张符纸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红叶这才露出了笑容。

  她开心将符纸收好,欢快道:“这下,茨木就是晴明大人的式神了,等我回去,晴明大人一定很高兴!”

  

  一旁的酒吞听见这话,这才猛地回过了神来。他惊怒之下,一把拽住了红叶的手腕,终于看清她手中的符纸,正是阴阳师们用来召唤式神的符纸:“式神?”

  他瞪向了一旁的茨木,怒道:“什么式神?!”

  “茨木总是打扰晴明大人!所以晴明大人就提出要求啊!”红叶很讨厌他粗暴的举止,那跟晴明温柔优雅的动作完全相反。她挣开酒吞的手掌,不高兴道:“如果我帮忙找到你的话,茨木就要成为晴明大人的式神。”

  “毕竟那家伙能力还算好用……”红叶小声的嘟囔了一句后,立刻神采飞扬的补充了一句:“晴明大人最近正准备觉醒我呢!真是超级开心超级期待!”

  她说完之后,便带着茨木的召唤符纸欢快的离开了。

  

  只留下酒吞和茨木站在原地。白发的妖怪开心的想要靠近他,“吾友!!我终于找到你了!”

  但酒吞却猛地退后了一步,“你要当他的式神?”

  他瞪着他,“你要当安倍晴明的式神?”

  茨木愣了一下,“啊……我是觉得没什么所谓啦……反正之前也常常跟他一起去觉醒之塔之类的地方,而且斗技和结界突破的时候,偶尔也会遇见实力不错的家伙,打起来非常过瘾啊!”

  “那家伙,”茨木笑了笑,“之前觉得不过是个人类而已,不过认识之后,觉得他真的蛮不错诶。”

  酒吞冷冷的看着他看了一会儿,转身走了。

  他果然还是讨厌这家伙。

  明明一开始就是因为他莫名其妙的诅咒,才会让他和安倍晴明那家伙纠缠不清,到了现在,所有人好像都完美的抽身离去,只剩他一个人,像个傻瓜一样纠结懊恼——

  式神?

  茨木和红叶,都成了他的式神,那么他算什么?!

  

  

  

  

  

  

PS:写到这里,我感觉酒吞大大大概永远也不会来找我了【沉思】  

  

  

  


评论(26)
热度(270)

一个不知名的小透明。

© 神说要有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