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说要有花

【阴阳师】【晴明X酒吞】酒光潋滟晴方好7

  在当世最强大的阴阳师安倍晴明,收复了茨木童子作为式神后,很快,酒吞童子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阴阳师收为式神的消息,也沸沸扬扬的传开了。

   据说很多人看见他跟在那个少年阴阳师的身后,在觉醒之塔以及各种妖怪出没之地,为他现在的主人横扫一切。

   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都是极为强大的式神,其中酒吞比茨木更加强大。但安倍晴明却只收复了茨木,更加强大的酒吞却成为了别人的式神,在某种程度上,几乎像是贬低了他一样。

  因此,红叶认为这是酒吞对晴明的侮辱,而感到非常愤怒。与此同时,茨木也反应强烈。

  

  “——我才不相信!!”茨木怒喊道,“吾友那么骄傲和强大,怎么可能会屈尊成为那种弱小人类的式神??”

  “他这是什么意思!!”红叶也非常恼怒,“晴明大人是最厉害的阴阳师!他居然不选择晴明大人,却跑去当别人的式神??”

  作为鬼族之王这样强大的存在,他的选择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认可了一个人的实力——

  越是骄傲的妖怪,选择的主人就越是强大,而酒吞却选择了一个不管从哪方面都无法和晴明相比的新人,这也未免太瞧不起……太瞧不起其他希望他成为自己式神的阴阳师了!

  与他们相比,晴明倒是非常平静。他对于外界的风言风语显得并不在意,只是安静的说道:“别人的选择是别人自己的事情,不是吗?我们只要做好自己就够了。”

  “说的没错!”茨木这么符合了一句,但是强自按捺的静坐了一会儿后,他还是无法忍耐的冲了出去,“不行!!我要去找吾友问个清楚!”

  晴明没有拦他——因为谁也拦不住要去找酒吞的茨木。阴阳师只是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阴阳寮的门口,然后轻轻的叹了口气,“那么今天刷觉醒之塔的队伍,茨木的空缺就换成白狼吧。”

  这是为了红叶的觉醒所做的努力,因此,红叶本人非常兴奋,“好的好的!那么,晴明大人!我们今天去刷哪一个?是水灵鲤,还是天雷鼓呀?”

  “天雷鼓。” 

 

  然而众所周知,觉醒之塔最受欢迎的就是第四层,而许多强大的式神,觉醒材料都包含大量的天雷鼓,所以每天都有许多阴阳师,在这里组队进入或者单独挑战,为自己的式神搜集觉醒材料。

  所以在这个大前提下……

  认识的人偶然撞见,大概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在雷之觉醒之塔的第四层,那一头红发,环保双臂,背后的葫芦正张开裂口,朝着对面的妖怪喷吐火力的身影,让冲在最前当做先锋的红叶停住了脚步,愣了一下。

  “酒吞?”

  听见她的声音,那个健壮的身影霎时一僵,然后才慢慢的转过了身来。

  阔别已久的鬼族之王看起来并没有丝毫变化,除了神态表情显得越发冷硬之外——

  而当他转过身来,他同时露出了刚才被他所遮挡住的人类。

  那就是他随便选中了的一个人类阴阳师,名叫……

  ……

  算了,随便叫什么吧,酒吞没有问过,也没有什么兴趣记住。

  他其实也没有与他签订契约,只是觉得有些无聊,所以看着他觉得还算顺眼,就跟在他后头,帮他刷刷觉醒材料,给自己找些事做而已。

  但是,别人误会了,他也没有什么解释的意思。

   

  此刻酒吞突然见到了红叶,有些猝不及防的顿了一下:“……红叶?”

  “你怎么在这里?!茨木在外面到处找你。”而红叶瞪着眼前的酒吞,然后看向了他身后那个青涩笨拙的少年阴阳师,皱起了眉头。“这就是你的主人?”

  酒吞却几乎控制不住的将注意力,投向了她的身后。那衣袂翩飞,步履优雅沉静的走近的男人。他听见他的声音有些无奈的传了过来,“红叶,不要一个人冲的那么前面啊。”

  “啊,对不起,晴明大人!”一面对的不是酒吞,而是晴明,红叶的声音就立刻变得又温柔又甜蜜起来。

  她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一脸怔然神的酒吞,转身跑回了晴明的身边。

  ……什么嘛,不管从哪方面比较,都是晴明大人更好才对!酒吞这家伙,却不愿意成为晴明大人的式神!居然不承认晴明大人的实力,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但她一从晴明面前跑到了他的身边,阴阳师与鬼族之王间,便再无任何阻碍物。

  

  安倍晴明顿住了脚步。

  就在酒吞为了他这一个动作而莫名的紧张了一瞬的时候,阴阳师却已经抬起眼来,看着他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啊,这不是酒吞童子吗?”晴明手中的折扇在另一只手的手掌上轻轻敲了三下,他客气道:“真是好久不见了,茨木说他要去找你……你们又错过了啊。”

  那是正常的,极为正常的,属于之前,他从未喜欢过他的时候,阴阳师的语气。

  礼貌,而又带着淡淡的疏离。

  那双苍青色的眼睛,也不再柔软醉人的宛若一片盈盈的月光,而是一片凉薄平静的湖泊。

  酒吞的心突然酸涩的像是被人揉成了一团,然后紧紧的捏在手心,好像快要将它捏爆般的喘不过气来。他强自想要隐藏起这样的心情,但他身后的阴阳师,却涨红了脸,兴奋的跑了出来。

  “是,是晴明前辈吗?”那个年少的阴阳师一脸敬仰的看着那个男人道:“我,我一直都非常憧憬您!!晴明前辈!”

  酒吞看见晴明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个,比跟他打招呼时,温柔许多的笑容,“谢谢。”

  

  那个温柔的笑容,突然让酒吞想起了之前,阴阳师中了诅咒时的笑容。

  那时候晴明对他所展露的微笑,要比现在温柔十倍百倍。

  ——那大概是永远都无法再次见到了的笑容,酒吞却在意识到自己的失去后,才突然感觉到了怀念。

  可是,这才是正常的。

  果然,解除了诅咒之后……就什么都不会剩下了。

  说什么喜欢,说什么想和他在一起……果然,不过全部,全部都是诅咒的错觉而已。

  

  想着这一点,酒吞冷冷的将自己的阴阳师拽了回来,然后一句话也没说的带着他朝着觉醒之塔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什么啊!!!”红叶顿时不满的叫了起来,“那家伙真没有礼貌!打断晴明大人说话就算了,离开之前居然连一句再见都没有。”

  “不用在意。我们也继续前进吧。”

  酒吞听见背后,阴阳师的声音温和而平静。但也许是心理作用,因为晴明显得对他毫不在意,所以那声音,他也觉得如此的冷漠。

  他原本只是随便在觉醒之塔帮这个阴阳师随便刷刷,但此刻他心情暴躁,差点一出手就轰掉半个第四层。

  他的主人被他吓了一跳,这个年少的人类瑟瑟的躲在自己的另一个式神——桃花身后,畏惧的看着前方的红发式神怒气喷发。

  “怎,怎么了吗?”在鬼族之王那火力全开的威压面前,可怜的孩子几乎快要吓哭了。

  桃花显然也有些畏惧,但她却仍然努力鼓起勇气,护在了自己的主人面前。

  “……似,似乎是失恋了之后的暴躁表现。”

  “这……是因为晴明大人身边的红叶……吗?”

  但见过自己的好友樱花堕入爱河后的模样,桃花却有些迟疑:“……可是,主人……你没有发现,刚才酒吞的视线……一直都不在红叶身上吗……”

  “诶?”

  “那种看见一个人后,视线几乎就黏在对方身上的样子……我曾经在我的朋友樱花身上见过哦……那是她看着自己喜欢的人的眼神。”

  “可,可是……”少年阴阳师愣愣道,“刚才酒吞一直盯着的人……是我看错了吗,好像……好像是……”

  他们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的眼神中,无声的相互印证了同一个名字。

  ——刚才酒吞一直看着的,不是传说中他一直苦恋着的女鬼红叶,而是安倍晴明啊……

  少年阴阳师顿时有些虚脱的拽住了桃花的衣袖:“我,我们会被灭口吗……”

  鬼族之王就在前方不远处,随时就可能转过头来一招灭了他们。考虑到酒吞的名声一直都不是以温柔和顺著称于世,桃花也慌得厉害,她声音发颤的回握住了自己主人的衣袖,抖着说:“不,不要害怕!主人,我会保护……会保护你的!”

  “呜呜呜呜呜桃花!”

  “呜呜呜呜呜主人!”

  “桃花!”

  “主人!”

  “桃花!!”

  “主人!!”

  

  酒吞一股脑的发泄着怒气,根本就没注意身后的一人一妖在说些什么,等他回过神来,就听见身后一人一妖带着哭腔,正不停的呼唤着对方,那喊声一声比一声更情真意切,更悲壮凄怆。

  这让酒吞顿时忍不住莫名其妙的转过了身去:“……你们在干什么?”

  然而没料到他刚一转过身子,就把对方吓得尖叫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杀我们我们什么都不会说的呜呜呜呜哇啊啊啊啊!!”

  酒吞:“……”

  什么鬼!!智障吗!

  “喂……”他朝着他们走近了一步,但还什么都没做,就见突然白光一闪,一道透明的结界闪烁着繁复精美的纹路,将几乎吓得瘫坐在地的一人一妖,全都护在了结界之中。

  ——那是安倍晴明的守护结界。

  

  察觉到这一点的酒吞脚步一顿,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四周变得极为昏沉黑暗,空气中几乎全是瘴气。

  “酒吞童子……你想要害死你自己的主人吗!”

  慢慢自一片黑雾之中走出的阴阳师,如照入黑夜的月光一般高洁清雅。但他此刻却皱着眉头,朝着酒吞低声呵斥。

  被当世最强大的阴阳师守护在守护结界里,少年阴阳师抱着自家的桃花,几乎要喜极而泣:“晴,晴明大人!”

  桃花也哭着哽咽道:“晴明大人!!”

  晴明弯下腰去,将他们扶了起来。“走吧。暂时离开觉醒之塔第四层。”

  “好,好的!”

  

  眼看着他们慌慌张张的跑远了,晴明这才将视线落在酒吞身上。

  “他不是你的主人吧?”

  “……”

  “式神的能力能够发挥多少,取决于主人的灵力强弱,如果你们真的订立了契约……你能发挥出来的实力甚至不可能有现在的十分之一。”

  “……那又怎样。”

  “而且,如果他是你的主人,随时可以取消对你的召唤,不会承受不住你的威压,还有你的瘴气……你知不知道你释放出这样浓烈的瘴气,像他那样还不够成熟的阴阳师吸入过多,是会致命的?”

  “……”

  酒吞不想说他忘记了收敛自己的瘴气,因为——他为什么非要跟这个人解释自己没有想过要伤害别人不可!?

  他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的转身便想要离开。可是阴阳师却在这时,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腕。

  

  

  

  

  

  

  

   


评论(29)
热度(277)

一个不知名的小透明。

© 神说要有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