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说要有花

【阴阳师】【晴明X酒吞】酒光潋滟晴方好10

  鬼族之王的手臂很强健,他的胸膛也很坚实。酒吞那异于常人的体温透过阴阳师的衣料,就这么炙热的传了过来。而他温热的呼吸,也一阵一阵的吹拂在晴明的脸畔。

  可是这样的发展完完全全的出乎了阴阳师的预料之外,他愣了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而从背后抱着他的酒吞看不见他的表情,也听不到他的声音,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可是,如果他没有挣脱的话,那么想必……并不是讨厌吧?

  作为鬼族之王,酒吞并不是什么都不懂。但他曾经心里只有红叶,晴明又是他的情敌,尽管从一开始就不是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心情在慢慢的偏斜,但是喜欢上自己的情敌,这种事情……谁又能那么快的承认?

  他挣扎着控制自己,远离他,冷落他,告诉自己讨厌他,但最终又能怎么办?

  还是喜欢啊。

  最后还不是不得不承认,喜欢上了他。

  

  想到这里,酒吞忍不住的收紧了怀抱,晴明这时候才语气分辨不出喜怒的开口道:“……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酒吞顿了顿,然后非常直接道:“待在我身边,怎么样?”

  然而这句话,实在是太含糊了。待在身边?为什么要待在他的身边?喜欢他?还是想要收服他?

  这是表白?还是只是鬼族与人类的思想差异所造成的自作多情?

  晴明沉默着,看着环抱在自己身前的鬼族的手,没有说话。

  见他没有反应,酒吞立刻皱起了眉头,“不要?”

  晴明这才轻轻的叹了口气。

  阴阳师转过身来,望着他,望了半晌,才问道:“……难道你之前就是这样追求红叶的?”

  不明不白,不清不楚,却又一副理所应当的蛮横模样。

  鬼族之王抿住了嘴唇,“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阴阳师忍不住笑了一下,“怪不得你一直追不到她。”

  “……喂!!”

  眼见着酒吞要恼羞成怒起来,晴明笑着改变了话题,决定对方不说清楚,他就自己问个明白:“那么,你说待在你身边,是什么意思?”

  “……”

  “不说话的话,别人是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的啊,酒吞。”

  鬼族之王紧紧的蹙起了眉头,有句话几乎已经冲到了嘴边,却就那么纠结在唇舌之间,迟迟无法顺利的吐露出来。“……你不懂吗。”

  他咬着牙迂回的提示道:“你明明知道吧。”

  可是晴明却打定主意要他亲自说出来:“我不知道。我应该知道什么吗?”

  “……”

  看着他咬紧牙关,一脸羞耻的模样,晴明很想听他亲口明白的说出来,却又担心真的把他逼得太紧。他轻轻的叹了口气,正准备让步,却突然听到了对方,看起来终于把心一横的说出了那句话:“知道本大爷喜欢你!”

  酒吞瞪着晴明,恶狠狠的说道:“这样总可以了吧?你满意了?!”

  晴明却一副猝不及防的模样,呆呆的眨了眨眼睛,难得显得有些发怔。

  他开始环顾四周,到处打量起来。

  这对于刚刚直白无误的表白了自己心意的酒吞来说,当然非常莫名其妙并且感觉受到了轻慢。他立刻皱起了眉头,“你在做什么?”

  “……我在确定这里是不是梦境。”阴阳师轻轻的回答道。

  “喂,那你……”一听他这么说,酒吞顿时就没法再生气了。他莫名的涨红了脸,有些紧张道,“愿意待在我身边了?”

  晴明却没有直接回答:“再说一次。”

  “什么?”

  “说你喜欢我。再说一次。”

  “喂!!”

  但看着晴明那双青色的眼眸,闪烁着灼热的光,酒吞发现自己再一次的屈服了。

  他咬牙道:“……我喜欢你。”

  “再说一次。”

  “……安倍晴明你够了!!”酒吞红着脸瞪他,“你呢?你的回答呢?”

  阴阳师顿了一下,才含着笑意回答道:“喜欢。”

  得到了这个回应,酒吞的脸上几乎立刻就要露出那张扬的笑容了,但他的唇角才微微扬起,就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僵住了。

  “你的诅咒……”酒吞沉着脸道:“解开了吗?”

  “当然。”

  可是事实上,哪里又有诅咒存在?

  “不可能!”但酒吞的第一反应就是否定,“如果你解除了诅咒的话——你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快喜欢上我?”

  “……你觉得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你的?”

  鬼族之王蹙紧了眉头,“……中了诅咒之后……?”

  他咬了咬牙,“喂,我是真的喜欢你的。可是你该不会是因为诅咒残余的效果,才说喜欢我吧?”

  “啊,说不定呢。”

  “这才不是在开玩笑啊!晴明!”

  看着他那不安的模样,晴明又用扇子挡住了自己的半张脸。他不确定现在是不是告诉他,从来都没有诅咒这回事的好时机,所以他轻巧的转换了话题道:“那么……你又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呢?”

  听他问了这个问题,酒吞脑海里第一个跳出来的画面,就是那次月光下,晴明俯过身来亲吻他。可是仔细一想,在那之前……他似乎就已经有些地方不对劲了。这让鬼族顿了好半晌,才说:“……不知道。”

  晴明似乎明白他的感受,也清楚这并不是敷衍,所以他并没有再追问太多,只是忍不住安静的凝望着他,然后伸手抚上他的脸颊。

  酒吞愣了一下,好像有些不大习惯被如此温柔的对待——毕竟在上一段单方面的感情里……红叶对他的态度一直都是“酒鬼!”“滚!”。

  他有些别扭的移开了视线,却并没有抗拒。

  晴明盯着酒吞发红的耳尖,轻轻的问道:“那么……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我还喜欢你的呢?”

  “……多少有一点感觉……”鬼族小声的嘟囔道,“不过,也可能是我自己想得太多。喂,我不是因为有百分百的把握才跟你说这件事情的,我只是……”

  他顿了顿,接着道:“不想再继续欺骗自己和逃避下去了。”

  “那如果我不答应呢?”晴明问道:“你会像之前追着红叶那样,也追着我吗?”

  “……你明明喜欢我,为什么不答应?”

  晴明歪了歪头,一脸无辜道:“因为我也想试试被你追着跑的滋味?”

  “……”酒吞开始认真的反思,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人!?

  又麻烦,又狡猾,又不可爱……!

  而且还对他之前……对于红叶的感情看得那么清楚……!

  就在他一脸烦恼的时候,晴明却微微的笑了起来,他说:“我开玩笑的。”

  然后伸手按住了酒吞的后脑勺,吻了上去。

  

  大概是太久都没有接过吻了,酒吞只觉得那柔软温热的触感,仿佛有种魔力一般,让他的脑子突然一片空白眩晕。他下意识的就搂住了晴明的腰,脑中恍惚的闪过一个念头:……人类的腰……好细……细的仿佛他稍微用力,就会折断一样……

  但酒吞却并没有因此放缓力气,柔和动作。他紧紧的将阴阳师的身体箍在怀里,唇舌间激烈的回应着晴明,将鬼族那天生的掠夺性和凶性都暴露的一览无遗。

  这粗暴而毫无章法的亲吻让阴阳师有些伤脑筋的笑了,他捏住了酒吞的下巴,暂时分开了彼此的唇齿。

  “酒吞你啊……”男人低哑的声音带着轻轻的喘息,“真的要决定爱一个人类吗?”

  “人类的生命很短暂,也很易变……总有一天,我会变得白发苍苍,然后进入地府轮回……既不能陪伴你太漫长的时光,也可能很快就改变心意,就算这样,你也做好觉悟了吗?”

  “……我会追着你的。”红发的鬼族之王一瞬也不瞬的凝望着他,这时候,他才想起,这好像是他们第一次这样认真的彼此凝望着对方的眼眸。“你知道我爱上一个人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他从红叶还是人类的时候,就一直爱着她,爱到了她成为了鬼女,爱到了即使她堕落,他也依然一直追逐着她……

  所以,如果他爱上了晴明的话,也一定会这样……更何况,晴明给予了他回应,只要他没有拒绝,他就会一直一直的在他身边……

  可是,晴明望着他,却轻轻道:“你这么说,我很高兴。但是……不要追着我。”

  “……你的生命要比我漫长那么多,如果我死了,步入了轮回,那么就忘掉我吧。”

  

  也许这就是阴阳师的清醒之处。

  比起普通的人类,他们更加清楚人类和妖怪的界限与差异,因此在一切刚刚开始的时候,就忍不住的预想到了将来可能的悲伤。但是,这也就意味着,一旦清楚的了解这些,然后慎重的做出了决定,阴阳师就不会再悔改。

  想明白了这一点的酒吞沉声道:“你想让我忘掉你吗?”

  这次晴明沉默了良久,却给出了一个与刚才截然相反的回答:“……不,一点也不。我希望你能永远都记得我,永远都不会出现可以取代我的人。如果哪天我不在了,我想要你一直为我痛苦悲伤,看也不看别人一眼,只想着我,只念着我,觉得全世界都有着我的影子,满眼都是我的幻影。”

  “哈……”鬼族之王忍不住笑了,“你还真是个……可怕的人类啊,晴明。”

  要不要告诉他,在他之前躲避晴明,痛苦悲伤的时候,他就已经见过他的幻影了呢……

  啧,还是不要说了。不然这个人类,还不知道要得意忘形到什么地步呢。

  

  酒吞这么想着,晴明已经捏住了他的下巴,又亲了过来。

  “你那可不是吻。”男人这么说道。“那不过是野兽一般的咬罢了。”

  “吻是……这样的。”

  鬼族的吻本来就是这样的。酒吞不服气的想,但是随即,他便感受到了人类之吻的不同之处。

  唇舌相交温柔而旖旎,带着柔软的怜爱与细腻的珍惜。

  比起鬼族那激烈的仿若山洪暴发一般的冲动与欲望,人类的亲吻却让人的心都软了下来。

  

  在夭夭灼灼的桃花林中,相互依靠着的红发鬼族与白发青年,彼此交叠的身躯,对比如此鲜明,却又如此和谐。

  似乎察觉到了林中那些不可置信的视线,阴阳师睁开了眼睛。在酒吞安静的抱着他,下巴抵在他的肩膀的时候,晴明朝着那些属于桃花妖精的视线们,弯了弯眼睛,竖起了食指,抵在了自己的唇瓣。

  “嘘——”

  现在,还不到可以说出去的时候哦。

  所以,请暂时的保密吧。

  

  

  

  

  

  

  

  

  

  

  

  

  


评论(38)
热度(309)

一个不知名的小透明。

© 神说要有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