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说要有花

【阴阳师】【晴明X酒吞】酒光潋滟晴方好11

  我现在……是有恋人了吧?

  一路陪着晴明走回阴阳寮,看着他走入大门。酒吞站在门外不远的阴暗处里,有些不大真实的想到——他现在,有恋人了?

  他的恋人……是晴明?

  那个,安倍晴明?

  号称当今最强大的阴阳师……长得又好看,性格又温柔,力量又强大,非常受人类和妖怪欢迎的……安倍晴明?

  酒吞完全忘记了不久之前他还嫌弃安倍晴明又麻烦又狡猾又不可爱,一转眼,他却又觉得对方哪里都完美无瑕起来。

  明明一开始听见安倍晴明这个名字的时候,是充满了愤怒和厌恶来着的……

  因为那个男人引诱了红叶食人堕落……后来,又听说他失忆了。那时候,酒吞还幸灾乐祸了好一会儿。但真正见面,却是茨木将他带到了自己的面前。打过好几次之后,酒吞才发现晴明与传言中,似乎有很多不同。

  那时候自己醉得一塌糊涂的倒在路边……还因为茨木跟晴明一起,而对他大发脾气,说了很多任性的话一走了之。现在想想,还真是糟糕的让人感觉羞耻难堪的出场啊……

  早知道会是现在这种局面的话,当初就应该显得更帅气一些,更可靠一些,出现在他面前的。

  那时候他为什么会那么颓废啊!!被晴明看见了那么多糟糕又狼狈的样子!倒在路边的样子,喝醉了酒站都站不稳的样子,无理取闹的样子,蛮不讲理的样子……

  这么一回忆,酒吞忍不住捂住了脸,羞耻的觉得自己简直想让晴明再失忆一次。

  与此同时,他深感不安的想到——在见过了他如此难看的一面后,晴明真的会喜欢上他吗……他也会觉得他为了一个女人迷失自我,是很愚蠢的事情吧?他真的……会喜欢上自己?还是说,果然是因为那个诅咒的缘故吗……?

  可是……晴明说,他从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对他有些在意了……

  想起刚才在桃花林中的亲吻,和彼此确定了心意的行为,很长很长时间都陷在单相思里,而几乎忘记了谈恋爱是怎样的一件事情的鬼之王,慢慢的涨红了脸。

  好像……还不错啊。

  有了恋人的感觉……

  一想到他的恋人是安倍晴明,而对方也如他喜欢着他一样的喜欢着自己……酒吞就忍不住的想要扬起唇角。

  记得有谁说过,“如果有谁能得到晴明大人的爱的话,那绝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然而想起究竟是谁说了这句话后,酒吞的笑容微微一僵——是红叶。

  

  按理说……他与晴明在一起,并没有辜负任何人。因为他和晴明都是单身,可是,红叶却横亘在他们之间,无论如何,也无法绕过她。

  他过去深爱着红叶,如今不再爱了,谁也不能说什么。

  红叶深爱着晴明,但晴明从未给予过她任何回应,他喜欢上别人,又有什么可指责的地方?

  但是,理智上来说,好像一切都清清楚楚,毫无错误,在感情上,酒吞却感到了一阵心乱和莫名的心虚。

  ——红叶如今是晴明的式神,晴明他……又会怎么办?

  瞒着她吗?可是他们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为什么却要避着别人偷偷摸摸像是偷情一样幽会?

  那么……告诉她吗?那绝对……会伤到她吧。

  一想到红叶可能做出的种种反应,刚刚还沉浸在恋爱氛围中的酒吞又显得有些心烦意乱起来。

  他回到自己最近暂居的桃花林中,忍不住又拿出了神酒,习惯性的仰头往嘴巴里面灌。

  

  ……

  “酒吞童子!!!”

  不知不觉就在桃花林中醉了过去的酒吞是被一声凄厉的怒吼所惊醒的。他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自己的四周,那纷纷扬扬的漫天枫叶——

  可是,在这桃花林中,又哪里会有这么多的枫叶?!

  他终于看清那个悬浮在半空中舞动长袖,操控这片片如利刃般的枫叶的女人,正是红叶。

  她觉醒了。

  小阴阳师没有说错,她很美,比起之前,红叶变得更美了。

  美到了即使此刻,她的脸上满是泪痕,神色凶戾,也显得凄艳万分。但酒吞看着她,就像以前那样,无法对她出手,可是心中却再也没有了那种炙热的爱情。

  他猜到了她是为何而来——晴明大概,选择了告诉她。

  红叶瞪着他道:“死吧!!”

  

  酒吞站在她的死亡之舞中,没有动弹。

  红叶很强,可是要伤到鬼族之王,却还没有那么容易——除非他心甘情愿的站在那,既不防御,也不还手的任她伤害。

  “结界——守!!”

  晴明赶到的时候,酒吞动也不动的在一大片沾染着血气的枫叶间,满身血痕,只偶尔护住咽喉,胸口等等要害处——他不介意红叶拿他撒气,不过,他也知道自己不能死在她手上。

  因为,他不能抛下晴明一个人。

  “晴明大人!!”

  他感觉到了阴阳师挡在了自己的面前,他们的距离近到他低着头,甚至能嗅到晴明身上,传来的好闻的淡雅的熏香气息。但他同时也能听见,红叶那带着不可置信的哭腔的声音。“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对不对?晴明大人怎么会爱上这个酒鬼呢?”

  “并没有搞错。”晴明的声音很冷峻,“就如我刚才跟你说的那样……红叶,我喜欢酒吞童子。”

  “不可能!!!”红叶回想起刚才——晴明大人回到了阴阳寮,将她召唤了出来。她非常开心,因为晴明最喜欢带在身边的,之前大多是雪女,或者大天狗。她其实隐隐有种感觉——晴明大人似乎有意识的在和她保持距离。但是,晴明大人一直也没有喜欢过谁,她那么美丽,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晴明大人会爱上她的吧?

  可是,她才刚刚露出笑容的想要扑上去抱住他,晴明大人却很认真的望着她,说要告诉她一件事情。

  她不明白,什么叫做“……因为我很重视红叶,所以不想隐瞒你。非常感谢,你那么喜欢我,但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她更不能相信,当她询问,那个人是谁的时候,晴明大人沉默了一下,所说出的那个名字——“我喜欢的人……是酒吞童子。”

  为什么要她谅解!?她为什么要谅解!?她不能谅解!!

  酒吞童子有什么好——晴明大人怎么会喜欢上他!?一定是酒吞童子迷惑了晴明大人!没错!晴明大人是不会错的!一定是酒吞童子有什么问题!!

  “晴明大人——你一定是被他迷惑了!!!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

  

  眼前的鬼女情绪越发的激动起来,这让晴明忍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

  他并不想隐瞒红叶这件事情,因为终有一天,她还是会知道,到了那时候,伤害大概更大。更何况,他既然无法回应她的心情,那么原本就应该明白的告诉她,这也是对她的尊重。

  他诚恳的告诉了红叶的实情,希望能够与她好好谈谈,结果刚刚说完,鬼女就破门而出,怒气汹汹的转眼就没了影子。

  阴阳师追踪着她的妖气,赶了过来,却还是比她慢了一步。

  “我并没有被迷惑。”晴明愤怒于酒吞的毫不闪避,以至于弄得自己遍体鳞伤,却又不得不压抑住自己的怒气,以免局面变得更加糟糕。他理解酒吞对红叶的心虚内疚和感觉莫名的亏欠——喜欢一个人,总会把自己喜欢的那个人看的比自己重要,他说不定还会有种,自己抢走了红叶喜欢的人的负罪感,尽管原本晴明就从未对红叶回应过什么。“红叶……真的很抱歉,但我无法回应你的心情……”

  而就在这时,茨木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吾友!!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茨木虽然是晴明的式神,不过因为他缔结契约的方式有些特殊,所以平常倒也不经常待在阴阳寮里。他的自由度非常高,经常一个人在外溜达,寻找酒吞的踪迹。但每次都……完美错过。

  这次,也许是被红叶那滔天的妖气和酒吞的血的气息所吸引,而终于找了过来。

  他稍微捋了一下自己刚才听到的那些话,然后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吾友啊!你果然做到了吗!将这个人类迷住,当做他抢走了你所爱女人的报复成功了吗!”

  酒吞:“……”

  晴明:“……”

  红叶:“……”

  红叶顿时喊了起来:“晴明大人!!你听到了吗!?茨木童子,你和酒吞童子居然胆敢愚弄晴明大人!!我要撕裂你们两个!!!”

  “哈?!来啊!?”茨木顿时也兴奋了起来,“你这个无聊的女人,居然让吾友迷惑了那么久——我早就想要撕开你的喉咙了!!”

  眼看着红叶突然和茨木战斗了起来,因为他们两个都是自己的式神,晴明有些哭笑不得的削弱了供给茨木的灵力,以免他伤到红叶。于是一时之间,那边的两位鬼族,倒是斗了个旗鼓相当,不分上下,凶性越狠。

  

  至于之前茨木所说的那些话,阴阳师其实之前就差不多猜到了,这位逻辑有时候有点……的鬼族对他下诅咒的目的应该是这个,因此倒也并没有特别在意。但酒吞却非常不安的僵住了身体,他见晴明迟迟没有说话,并不知道他正在控制着茨木的力量。也许是觉得他或许生气了,酒吞忍不住伸手,拉住了晴明身后的衣服。

  “不是……”他的声音也许是因为身上的伤痛,又也许是因为怕被误会的恐惧,而有点发抖的解释道:“我没有那么想……也不准备那样做的……”

  

  

  

  

  

  

PS。因为今天有妹子问我准不准备出本子,我沉思了一下,想问要是出有人要嘛……感觉不会有太多人想要ORZ  

  

  

  

  


评论(41)
热度(244)

一个不知名的小透明。

© 神说要有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