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说要有花

【阴阳师】【晴明X酒吞】酒光潋滟晴方好12

  现在的场面对于酒吞来说,一定是最糟糕的情况。

  之前那样深刻喜爱过的女人愤怒的想要杀了他,刚刚才确定关系的恋人,因为乱说话的朋友,说不定会误会他。与此同时,他如今的恋人是他曾经喜欢的女人所喜欢的人,并且他曾经那么讨厌他。

  听起来,酒吞的确有着报复的动机,而他也的确因为喜欢上了自己曾经的情敌,而对红叶抱有极大的愧疚。愧疚所导致的步步退让,有时候与仍然深爱看起来,并无多大分别。

  于是一切都更显得可疑。

  再加上现在他的朋友与他曾经喜欢的女人打了起来,好像什么都一团糟了。

  这种时候,酒吞几乎在恐惧晴明转过脸来,会对他露出冰冷的神色。

  但是,阴阳师却轻轻的叹了口气,将他的手握在了手中。

  

  “我知道。”

  他的语气仍然温柔,神色间带着信任的柔和转过了脸来。

  酒吞听见晴明说:“酒吞童子不会做这种事情。”

  ——他明白他的骄傲,也明白他曾经对于红叶的珍重爱惜,不管是因为报复,又或者别的什么——他都不会做出这种卑劣的行为。

  如果真的想要报复的话,晴明觉得他大概会直接冲上来跟他打一架。这么一想,现在不仅不会找他凶狠的打架,反而还担心他误会,而急切的想要解释的酒吞……难道不是显得更可爱了吗?

  想到这一点,晴明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在酒吞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微微低头凑了过去,在鬼族之王有些苍白的面颊上轻轻一吻。“这件事情,我去跟红叶谈谈,你去解决茨木。”

  而就在他们说话的功夫,酒吞身上的伤口就因为鬼族那强大的自愈能力,而又开始愈合。看着那些伤痕,阴阳师抿了抿嘴唇,又道:“另外,如果你再做出这样不珍惜自己的事情……”

  他抬眸凉凉的望了他一眼,话没有说完,却带着无尽的威胁。

  说来奇怪,如果之前有谁敢威胁酒吞的话,他会让对方尝尝什么叫做不知道天高地厚,但是,如果是晴明的话……

  酒吞顿了顿,显得格外驯顺的回答道:“我知道了。”

  阴阳师将红叶强行召唤回了自己的身边,而陡然失去了对手的茨木下意识的便扭转方向,想要朝着晴明冲去,却在半途被酒吞截住。

  “唔哦哦哦哦!!吾友!你终于决定与我一战了吗!?”

  酒吞没有立刻回应。他瞥了一眼身后垂眸望向了红叶的晴明,以及眼中含泪的拉住了青年双手的美艳女鬼,莫名的焦躁了起来。他看向了面前显得格外兴奋的茨木,只简短的说了一个字:“走。”

  他率先朝着桃花林外冲去,为了给晴明和红叶一个安静的谈话环境,而他一动,茨木便立刻追了上来。

  

  酒吞带着茨木在外面缠斗了好一会儿,估摸着时间应该差不多了,才三下五除二的把茨木放倒在地,归心似箭的回到了桃花林中。

  他从未如此急切的想要回去见晴明,然而当他再次出现在桃花林中的时候,却正好看见红叶从晴明的怀中退出来。

  不知道晴明与红叶说了什么,见他出现,她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却总算不再想要杀死他。

  “既然晴明大人都这么说了……”女子的声音因为哭泣而带上了些许沙哑,“那么我……会用其他方式守护在晴明大人身边的!”

  说完之后,她消散成一股青烟,消失在了原地。

  

  然而酒吞的脑海里,却不停的回放着刚才晴明与红叶拥抱着的样子。在桃花林中,清雅如月的男人,与艳烈如火的女人,难道不是比两个男人更加相配?

  那让他从心底里翻涌起一阵酸涩的愤怒,但……他居然不知道,这股愤怒到底该算在谁的头上。

  酒吞看着红叶消失,然后看着晴明的脸上带着笑意,朝他走了过来,他忍不住的问道:“你跟红叶刚才说了什么?”

  “没什么。”晴明弯了弯眼睛,“我只是请她成全我。”

  “只是这样?”酒吞感觉自己被随意的敷衍了,他心中的那股愤怒,顿时又叠加了一层——开什么玩笑,如果仅仅只是这样……“那她为什么会在你怀里?”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抱住她,还是想问她为什么会被我抱住呢?”

  “……”

  “你……”酒吞顿了顿,最终选了晴明作为问句的主语:“你为什么,要抱她?”

  “因为她在哭。”他显然选对了选项,阴阳师柔和的回答了他的问题:“所以她扑过来的时候,我没有躲开。”

  然而一听红叶在哭,酒吞的神色立刻变得复杂了起来。

  晴明当然察觉到了他的脸色变化。他望着他,安静的问道:“觉得难受吗?为难吗?”

  “当然会难受啊!!”

  “那么,后悔了吗?”晴明继续追问道:“要分开吗?要把我让出去吗?”

  “——你在说什么蠢话!”但听了这句,酒吞立刻瞪向了他,“我们好不容易才得到了红叶的谅解吧?——怎么可能要跟你分开啊!”

  

  这话让阴阳师露出了笑容,他朝着酒吞微微探去身子,眼看着一个吻就要落下,但这时,茨木却突然沿着酒吞刚才甩开他的路途,追了上来。

  他一脸仰慕的打断了阴阳师与鬼王单独相处时的微妙氛围,语气振奋道:“吾友!!你果然还是如此强大!请让我将我这幅躯壳交给你摆布吧!”

  酒吞:“……”

  他看着眼前阴阳师微微一顿,然后朝后退开了身子,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态,顿时咬了咬牙,一把抱了上去,揽住了晴明的腰。

  一阵狂风刮过,酒吞的瘴气瞬间便裹着自己的主人与他的恋人,一起消失在了原地。

  茨木:“吾友!!??”

  

  ……

  “这里大概不会有人找到了。”

  酒吞带着晴明一起转移到了一座深山之中。这里不仅罕有人类踏足,而且也没有妖怪栖息——因为酒吞偶尔喜欢在这里一边喝酒,一边仰望天上的星星,厌恶有人打扰,所以放出了瘴气,圈做了自己的地盘。

  此刻,便是真正的只有他们两个人。

  “不会有人找到吗?”阴阳师被酒吞放了开来,但他却不愿就此放过对方的开口道,“鬼王阁下把我带到这种没有人的地方,是想要做什么呢?”

  “呃……啊?”猝不及防的听到了这样的话语,酒吞愣了一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晴明却微微扬起了嘴角,似乎喜欢上了逗弄他,“刚才鬼王大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把我抢到这里来……以前酒吞经常对女性做这种事情吧?虽然我失忆了,但我听过很多传言——关于某种杀手什么的……”

  “……那种老掉牙的绰号你们还在念叨么……!”

  曾经喜欢化作英俊少年勾引少女,因而有着处女杀手绰号的鬼族之王似乎感觉有些羞耻的涨红了脸,“自从遇见红叶之后……我可就再也没做过什么了啊。”

  “……是啊,你都忙着去喝酒了啊。”

  “……”从阴阳师语气微变的话语中,听出来些许带刺的意味,酒吞慢一拍的反应了过来,“……我是不是不该提红叶……?”

  “你觉得呢?”晴明却没有直接的回答他。他朝着他探过身子,那双眼眸中所蕴含着的某种意味,让酒吞忍不住顺着他的力道朝后仰去,直到后背的葫芦卡在了他的脊背与树干之间。

  晴明说:“把葫芦收起来。”

  不知道怎么的,他就有些愣愣的收起了背后的巨大葫芦,于是顿时整个人都朝后仰倒了过去,躺在了地上。

  “真乖。”阴阳师撑在他的身体之上,青色的眼眸中因为他刚才听话的温顺,而带上了温暖的笑意。他伸手摸了摸鬼族那尖尖的耳朵,然后指尖划过他的脸颊,轻轻的捏住了他的下巴,使他微微的张开了口,露出了两颗微尖的犬齿。

  晴明定定的凝视着这些与人类不同的地方,然后阖起了眼眸,低下头去,以舌尖舔舐他温热柔软的嘴唇,还有那两颗锋锐的尖牙。

  他的动作很轻柔,很好的保护好了自己的舌头没有被犬牙所划破,并且成功的把鬼族之王吻得迷迷糊糊。

  酒吞只记得自己勾着他的舌尖,回应着他的亲吻与舔舐,拉着他的衣襟,不许他离开。因此,自己的长发是什么时候被放下来的,他都有些记不清楚了。只是当他试图脱掉晴明那繁复的衣物时,却被阴阳师带着笑意的抓住了手腕。

  “……酒吞,你是想直接撕烂它们么……我可还要穿着它们回去的啊。”

  “那是你的错。”酒吞咬牙道。

  他因为追求红叶不知不觉已经禁欲了许久,此刻只觉得全身都被阴阳师刚才那个吻给撩拨的热到不行,“啧,人类的衣服真是麻烦……”

  “是啊是啊,哪像你……”晴明纵容的附和着他的抱怨,却没有加快多少速度。

  阴阳师摘掉了自己的帽子,松开了自己的长发。男人月光般的银发披散而下,滑落在鬼族之王那赤裸的胸膛之上。他伸手插入酒吞的红发之中,为他捋了捋脸畔的长发,眼神幽深:“……身上的衣服跟随便裹着一块布也差不了多少了。”

  

  

  


Ps。这章差不多能算完结了吧,后续可能还有几章,算是番外也行……唔,出本子的话,估计不会有肉,因为我……写不出……肉……我只能……拉灯……


  

    

  

  

  

  


评论(15)
热度(231)

一个不知名的小透明。

© 神说要有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