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说要有花

【阴阳师】【晴明X酒吞】酒光潋滟晴方好14

  “晴明——”

  “嗯?”

  “晴明。”

  “嗯。”

  “……晴明!”

  “我在。”

  “安倍晴明!!”

  “是是是。”

  

  坐在庭院的樱花树下,正在摆弄手中御魂的阴阳师无奈的站了起来。他走到坐在屋檐下的恋人身旁,看着他一脸不爽的斜睨着自己,就知道酒吞又不高兴了。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这话让酒吞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没什么事本大爷就不能叫你吗?”

  晴明叹了口气,“可以。那么,我可以继续去研究御魂了吗?”

  “本大爷又没有说不许!”

  可他刚一转身,就被身后的鬼族咬牙切齿的一把拽住了长发。“你真敢走啊?嗯?”

  晴明忍不住低下了头,轻笑了一声。他转过身来,握住了酒吞的手,将自己的长发拯救了出来。

  “所以,你想要让我陪你?”

  “哼。”

  “但是,我们不是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待在一起吗?”

  “我一进来你就坐在那里看都没有看过我一眼,也叫陪我?!”

  “你进来的时候我明明看你了。我还对你笑了,跟你说话了。”

  “喂!不要反驳本大爷!”

  “……好吧。”晴明弯了弯眼睛,“陪你,陪你。”

  阴阳师刚想要转身去绕上屋檐下的过道,却被眼前站了起来的鬼族直接抱住了腰搂了起来,然后放在了自己的面前。

  阴阳师倒也不介意这种非常明显的体力差距,更何况他刚一站稳,就被酒吞抱了个满怀。

  

  刚才还凶悍的不得了的鬼族之王此刻就像是一只撒娇的狮子,紧紧的把晴明搂在怀中,将脸埋入了他的颈窝里。自从那次在深山里一夜欢愉之后,酒吞就变得非常……黏人?

  不过这点他自己是绝对不会承认的,更何况,热恋中的人对自己的恋人热情痴缠一些,又有什么不对呢?

  想着这一点,晴明抬手摸了摸他那束在脑后的长发,温柔道:“酒吞……我帮你整理一下头发吧?”

  “嗯?”酒吞的声音有些闷闷的从晴明的脸侧传来,那炙热的气息喷在青年的敏感的脖子上,让他忍不住颤了颤睫毛,微微别过了脸。“为什么?”

  “因为……之前不是说过吗,我一直都觉得酒吞的头发,很美哦。”

  事实上,从没有人称赞过酒吞的头发。鬼族大多只看重力量,而人类屈服于他的威压,更何况……说出这话的人,还是他的恋人。

  被赞美的十分开心的鬼族之王微微涨红了脸。他干咳了一声,小声道:“既然你都这么请求了,那么本大爷就……答应你好了。”

  

  放下了头发的酒吞,显得比扎起长发时,轮廓柔和了许多。

  那也许并不是错觉,因为,在察觉到自己的长发,被身后的人轻柔撩起时,鬼族之王的眉眼,就变得柔和的不可思议起来。

  酒吞的头发非常蓬松浓密,还带着自然的卷度,事实上,有一段时间因为太难打理,他考虑过干脆全部剃光算了。不过那时候他遇见了红叶,为了追求心上人,他到底没动自己的头发。

  ……还好没动。不然的话,现在晴明要去哪里帮他梳弄长发?

  他看着这空无一人的庭院,下意识的想问一句红叶去哪了,如今他已经对她没有那种念想了,但说毫不关心,却也没有那么快。以往酒吞很少在意别人的心情,但这次,他却突然意识到说出红叶的名字,也许会让晴明感到不大高兴。

  于是他沉默着,看着樱花纷纷扬扬,飘洒在空中,微风和煦,天际苍远,阳光明媚。

  而他与他心意相通的恋人在身后掬着他的长发……

  这一切都很好。很好。

  比起以往记忆中总是被昏暗的瘴气所笼罩着的四周,阴森鬼气的花街,无数次头脑晕沉的醉酒,野兽般的战斗受伤,常常一个人舔舐伤口的孤独,还有不被所爱之人接受,甚至排斥厌弃的心伤……都要好的多。

  如果说红叶艳烈的像是黑色世界中渗出的一滴血,晴明就是破开夜幕的那道光。

  

  他那个时候是怎么形容他的呢?

  酒吞默默的回忆起了曾经——那个时候,他大概做梦都想不到,他和晴明会有现在这副模样——

  他对他说,他喜欢热烈的东西,而觉得晴明太过清冷。

  他喜欢火焰,而他却像是月光。

  明明水火不容,明明泾渭分明,结果最后……是他败了啊。

  

  也许是穿过过道的暖风太过熏人,酒吞听着安静的庭院中,只传来身后青年衣物摩擦发出的窸窣碎响,慢慢的,安心地合上了眼睛。

  恍恍惚惚中,他的身体似乎被人温柔的放倒在了屋檐下,有谁为他盖上了外衣,还低下头来,撩开了他脸畔的刘海,在他的额角轻轻一吻。

  啊……

  是晴明吧……

  那家伙,以为他睡着了,就偷偷亲他,以为他不知道么……等醒来后,一定不放过这家伙……

  

  最后,酒吞是被一阵吵杂声所惊醒的。他一睁开眼睛,就听见身旁传来了阴阳师温柔而无奈的声音,“你看,你把他吵醒啦。”

  “我不是故意的啦!”一个长着兔子耳朵的可爱妖怪,正骑着一只绿色的青蛙,停在走道边上。酒吞记得,这种妖怪叫做山兔。

  他皱起了眉头,撑起身子,正想趁着起床气说一句“吵死了”,就被身旁的晴明一句话给堵了回来,“你醒了啊,酒吞。”

  “唔……嗯。”他没法对晴明生气,只好闷闷的看向了庭院,却发现刚才还只有他与晴明两个人的院子里,突然多了许多妖怪。“这些,都是你的式神?”

  “啊,是啊。”晴明笑着回答道:“他们每天都会出去探索,搜集觉醒材料,结界突破,还有斗技,一般都会这个时候回来。都是一群很可爱的孩子。”  

  酒吞不以为然的正想说些什么,却发现晴明的身旁,有一个女孩子,正怯怯的拉着阴阳师的衣袖,偷偷的看他。

  见他投来了视线,晴明笑着介绍道:“这是萤草。虽然看起来很柔弱害羞,但其实是个非常靠得住的孩子呢。”

  那个一身绿衣的小妖怪便似乎被夸红了脸似得,害羞了起来:“酒,酒吞大人好!”

  她依然靠在晴明的身旁,清澈的眼眸却一直在看他的头发,细声细气道:“酒吞大人的新发型,很好看哦!”

  “是吧是吧!”山兔顿时也闹腾了起来,“我也这么觉得哦!这是晴明大人为酒吞大人梳的吗~好羡慕啊。”

  酒吞这才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扭头去看自己的头发——

  只见那一头红发被阴阳师仔细的编成了一条……麻花辫。他不大习惯的甩了甩头发,然后发现在末梢以红线系住发梢的地方,晴明还插进了一朵紫色的小花。

  “那个是桔梗哦!”见他的视线停在那朵小花上,萤草柔柔弱弱的开口道,“感觉很适合酒吞大人的!而且桔梗花的花语,是永恒不变的爱哟。”

  永恒不变的……爱?

  抓着自己的长辫末梢,原本有些不习惯想要拆开的酒吞微微一顿。他去看晴明,却见阴阳师又用扇子抵在了自己的唇瓣,狡猾的转过了脸去。

  “这个嘛,我插上去的时候,倒是没有想过花语什么的呢。”

  两个小女孩式神顿时拍手起哄起来:“才没有呢!!晴明大人在撒谎哦!撒谎!”

  酒吞仔细去看,才看见了阴阳师那白皙的耳尖微微涨红了些许。偏偏这人还非要装作一脸正经的转移话题道:“……你们两个,去找孟婆和觉玩去。”

  “是要二人空间吗!”

  “二人空间!”

  两个小女孩顿时开开心心的跑走了。

  而晴明的声音追在她们的身后,无奈的拉长了嘱咐道:“不要去乱说话啊!”

  “才不要呢!才不要呢!”淘气的山兔带着乖乖的萤草,一溜烟的跑到了庭院里,去找雪女和大天狗那些大孩子们玩去了。

  

  等到屋檐下,又只剩下了晴明和酒吞两个人,鬼族之王立刻便有些忍耐不住的扑了上去。

  他从背后抱住了阴阳师咧嘴一笑,贴着晴明的脸颊,语气显得非常愉悦,“永恒不变的爱?嗯?你这个人类还会说永恒不变的爱?当初是谁说人类的生命短暂,感情又容易改变的?”

  晴明却也没有反驳,“感情原本就是无法保障的事物。”

  他笑了笑,“但……至少桔梗还有一个意思。”

  “什么?”

  “我不后悔。”

  

  酒吞顿时收紧了自己的怀抱。他咬了咬牙,只觉得这个阴阳师撩的简直太过犯规——说起来,之前他也听说过,很多妖怪和人类都喜欢他,被人戏称为“罪孽深重的晴明大人”,真是一点也不冤枉。

  有些时候,他体内那属于鬼族的掠夺天性翻涌不休,只想把他死死的锁在身边,哪里也不许去。

  不过……他果然还是更喜欢,阴阳师鲜活的站在阳光中,对他微笑的样子。

  ……

  …………

  但果然还是感觉很不甘心!

  满心燥热无处发泄的鬼族之王张开嘴巴,对着阴阳师的肩膀,一口咬了下去。

  ——不管怎么样!要先做个标记!!

  

  

  

  

  

  


评论(19)
热度(245)

一个不知名的小透明。

© 神说要有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