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说要有花

【阴阳师】【晴明X酒吞】酒光潋滟晴方好16

  酒吞最近觉得,晴明,茨木,还有红叶,都有点奇怪。

  怎么说呢……

  以往总是缠着他战斗的茨木,最近总是看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红叶倒是一如既往的一见面就瞪着他,要说哪里不对,大概就是……当茨木看见红叶的时候,就会立刻……该说是落荒而逃,还是该说避之不及呢……

  总之,他从没见过茨木这么……敏感的躲避过一个人。

  而他躲得多了,红叶似乎就有点生气,他一跑,她就故意去追,偏要追上他,揪着他,看他能怎样。

  晴明对此表情微妙,他看着他们的身影,偶尔会露出古怪的神色。酒吞跟他说感觉有些奇怪的时候,他只是笑而不答,不接他的话。

  

  久而久之,酒吞便忍不住有一种似乎只有他被排斥在外的烦躁感:“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可是晴明也不好说些什么,他虽然看出了些许端倪,但总得来说,踪迹不显。难道要他跟酒吞说,那是因为茨木对红叶,似乎莫名的有了好感?

  说起来,如果知道了的话……酒吞会是什么反应呢……?

  虽然不曾怀疑过他对于自己的感情,但偶尔,晴明仍然会忍不住的思索,红叶在他心中,至今还存在着多少分量。这也许就是人类特有的恶劣之处,就算是最为优秀的阴阳师,在面对恋人之时,也难以避免。

  于是晴明沉吟了片刻,才缓缓道:“酒吞……”

  “嗯?”

  “……”晴明觉得直接提起红叶,显得太过明显了些许,他顿了顿,半途转折了一下,“你对茨木,是怎么看的?”

  “是个麻烦的家伙。”酒吞不假思索,“不过,有时候倒是适合一起喝喝酒。”

  “如果作为恋人呢?”

  听到这个问题,酒吞愣了一下,然后有些苦恼的皱起了眉头,“倒是一直没有听说过那家伙有过什么女人啊……”

  “……”晴明默默望天,“……大概都一直忙着追逐你的身影去了吧。”

  而不等酒吞回答,他又问道,“那么,如果作为恋人的话……茨木足够可靠吗?”

  阴阳师想要为红叶好好打探一番,却让酒吞皱起了眉头,“你为什么要关心那家伙作为恋人的事情?你只要关心我的事情就好了吧?”

  “……真霸道啊。”这有些出乎意料,却又颇为符合鬼王性格的回答让晴明愣了一下。他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可是又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那么,酒吞你呢?你有没有……依然在关心别人的事情?”

  “什么?”

  “你会不会介意……你曾经深爱过的人……”

  喜欢上别人?

  晴明顿了顿,觉得这样说下去,就跟直白无误的点名红叶没有区别了,于是他迟疑了一下,转而试探起茨木的方向道,“或者说,曾经深爱你的人,唔,喜欢上别人?”

  但是阴阳师转念一想,酒吞曾经深爱红叶的时候,红叶似乎一直都喜欢着……自己。要说介意,谁都会介意,可是却也毫无办法啊。

  而且形容茨木为曾经深爱他的人,似乎也哪里有些不对。最重要的是,曾经深爱着自己的人,爱上了自己曾经深爱的人……

  这不正是红叶之前所遭遇过的情形吗?

  晴明正觉得他们四人之间的关系真是一团乱麻,而忍不住露出了微妙的神色时,却冷不丁的被酒吞推倒在了地上。

  

  红色长发的鬼族之王紫色的眼眸里仿佛燃烧着幽幽的磷火,正恶狠狠的瞪着他,“安倍晴明,你是什么意思?”

  “你喜欢上别人了?!”

  晴明微微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在酒吞的脑海中,此刻他所深爱的人,和深爱他的人,都指的是他安倍晴明。

  因为他几乎下意识的只想起了他,对于酒吞的愤怒,晴明却只觉得有些隐秘的高兴起来。

  “并没有。我只是觉得……”他伸出手来,抱住了自己的恋人,像是安抚炸毛的大猫一样,轻轻的在他的脊背上抚摸。“感情真是一件复杂的事情呢。”

  “哪里复杂?”鬼族之王却余怒未消的在他怀中冷哼一声,“你喜欢我,我喜欢你,不就是一切?”

  晴明却微微叹了口气,有些出神道:“……要是真的只有这么简单,那也不错。”

  

  “晴明大人!!我们回来了!”

  就在这时,庭院里却响起了红叶欢快的声音。

  酒吞刚从晴明身上爬起来站好,就撞上了开开心心过来寻找阴阳师的女鬼。

  他还没说什么,红叶就已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扑到了晴明的身边,搂住了他的手臂,兴奋地对他报告道:“晴明大人!今天出了好多六星御魂!”

  “但是啊,”少女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娇憨抱怨道:“茨木那家伙总是抢我的鬼火!”

  

  如今晴明已经很少亲自带队了,甚至大多数时候,都是自己的式神们自行组队。

  去刷御魂的队伍有时候是座敷童子,大天狗,惠比寿,茨木,红叶,有时候是座敷童子,雪女,茨木,红叶,萤草,但不知不觉中,红叶和茨木的关系却是越来越好起来——经常能看见他们两人不管做什么都待在一组。

  红叶的说法是:“这家伙身为晴明大人的式神,不为晴明大人出力,却每天都在外面乱跑,跟野生的一样!这怎么可以!”

  而茨木的说法是:“这个女人烦得要死!!抓着我不放!!我要去找吾友!吾友——!!”

  可是时间长了,不管是红叶还是茨木,好像都习惯待在一块了。

  

  “喂!明明有打火机在,”这时听红叶诉苦,茨木就忍不住冷哼了一声,“你的死亡之舞从来也没有被憋着过啊!”

  “打火机……”跟在他们身后过来的座敷童子听见这话,四周的鬼火顿时显得更加幽幽怨怨起来,“是啊,原来我不过只是个打火机罢了,你们喜欢的只不过是我的鬼火,根本就不关心我这个人……我只是个打火机……原来我在你们眼里,只不过是个打火机……”

  茨木:“……”

  红叶:“……”

  酒吞:“……”

  晴明:“……不哭不哭,座敷,来,到我这里来。”

  

  眼见阴阳师牵着一脸委屈的小孩子模样的式神,走到一旁柔声轻哄去了,红叶和酒吞同时瞪了茨木一眼。

  “闭嘴!”

  “你就不能别说话!?”

  这难得的异口同声,令红发的鬼王和红衣的女鬼下意识的对望了一眼。

  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足以令这一个对视显得格外微妙。

  红叶立刻转身就走,“茨木,我们走!”

  白色长发的鬼族皱起了眉头,一脸的不情愿,“为什么要叫上我?”

  “啰嗦!”红叶心烦意乱的拽住了他的衣袖,将他扯走了,“你难道要在这里当那个酒鬼和晴明大人的电灯泡吗!”

  

  可是,她将茨木带着跃上鸟居,却正对着阴阳师所居住的那间房屋。

  红叶坐在被树枝掩映在阴影中的鸟居之上,望着晴明哄好了座敷童子,走了出来,朝着站在外面等着他的酒吞童子微微一笑。

  刚才神态还那么艳烈的女子,神色便蓦地落寞了下去。

  茨木站在她的身边,语气多少有些不大得劲,“我可不是来看你这幅丧气模样的,女人。”

  红叶朝着他翻了个白眼,“我没有名字吗?茨木童子?”

  “……我才不会叫你的名字!!”

  “哈?为什么?”

  “那是……”茨木闭了闭眼睛,“那是吾友所深爱过的名字,我不可背叛他。”

  红叶站了起来。

  她用劲踹了他一脚,气道:“大白痴!”

  “你给我记住了!”她抿紧了嘴唇,双手啪的一声,紧紧的捂住了茨木的脸颊,望住了他那双妖异的橘黄色的竖瞳,“现在,那个酒鬼——他所爱着的人,是晴明大人,也只有晴明大人——虽然我非常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晴明大人也深爱着他。”

  “所以,他如果敢对晴明大人不忠,我绝不会原谅他。”

  “就算他曾经白痴一样的喜欢过我,但那也已经是以前的事情了——如果你再说他喜欢我这种蠢话的话,我就会在晴明大人听见这种会令他伤心,会对我不悦的话语之前,先把你杀掉!”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茨木却并没有露出被威慑住的模样。她如此认真和严肃的申明,却只是让他定定的凝望住了她。

  “你是不是一直都这么爱他?”

  他突然用低沉的声音说出了一句红叶有些听不懂的话。

  她愣了愣:“什么?”

  “那个叫做晴明的男人。”茨木冷冷的闷声道:“只要是他的话,不管什么你都听从。就算要你吃人,要你堕落,不管那些人肉多么腥臭,你也一点一点的咽下去,直到现在不管吃什么东西,都只能尝到腥味和腐臭,你也依然爱着他?”

  红叶不悦道:“那跟你有什么关系?”

  “……哼!”

  茨木的确没有任何立场做出这样的指责,所以他顿了顿,只能冷笑一声,转身不见了踪影。

  红叶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她看了看不远处的屋檐下举止亲密的晴明与酒吞,只觉得单独待在庭院里,不过让三个人都尴尬,这么一想,她也化作一团青烟,追随茨木而去。

  

  

  

  

  

  

  

  

  

  

  

  

  

  

  

  

  

  

  

  

  


评论(18)
热度(248)

一个不知名的小透明。

© 神说要有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