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说要有花

【阴阳师】【晴明X酒吞】酒光潋滟晴方好17

  茨木走的又急又快,他明明感觉到了红叶在他身后,却一直没有停下来。女鬼有些追不上他,却偏偏来了火气,倔强的一声不吭,只是跟在后面,看他什么时候能彻底把她甩开。

  最后还是茨木先停了下来。他皱着眉头,转过了身来,看见红叶也跟着停在了不远处,朝着他得意的扬起了下巴。“怎么,现在知道停了?”

  “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爱去哪去哪,凭什么就说是我跟着你了?”

  “……啧。”

  “啧什么啧,”红叶一看他被噎的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就莫名的高兴,她背着手一步一步的走到茨木的前面,一脸娇美,“就许你走这条路了?”

  “那你继续走。”白发鬼族的眉头蹙得越紧,他转身就要换个方向,却被红叶一把拽住了衣袖。

  刚才还寸步不让的女子很干脆的偃旗息鼓,缓和了语气,“茨木,我们去喝酒吧。”

  “……哈?”

  “你不是经常跟那个酒鬼一起喝酒吗?你带我也喝一次吧。”

  “我不跟女人喝酒。”

  “哦,那真不巧,我就想跟你喝酒。”红叶一点也不把茨木的话放在心上,拽着他就走,“我们去之前我在的枫叶林吧。那里的红叶很美。”

  她顿了顿,又微微垂下了眼睑,轻轻道:“那里的月亮也很美。”

  

  以前,她在枫叶林中等待着晴明大人的时候,就觉得,那艳烈如火的红色,和高洁清雅的月光,如此相配。

  那时候她觉得自己就是那团艳色,可以站在如月的晴明大人身边。

  后来她才知道,晴明大人如果是月亮,他所选择的与自己相配的红色,并不是一身红衣的她,而是一头红发的那个人。

  大约是她太过缠人了吧,红叶真的把茨木带到了自己的枫叶林里。

  

  她拉着他的衣袖,在路过某个地方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指着那里笑了起来。

  “我还记得我就是在这里遇见了现在的晴明大人的。”

  “你还记得吗?茨木?”

  “那时候你也在这里,你说你要杀了我。”

  茨木沉默不语。

  “嘿嘿,没想到吧,那时候晴明大人和那个酒鬼打了一架,他们现在却成为了恋人。而我们呢……那时候你讨厌我,我也讨厌你,但现在却一起来喝酒。”

  不知道是红叶的那句话戳中了他,茨木显得有些烦躁起来:“哼,你真是啰嗦。”

  “你不啰嗦。”红叶白了他一眼,“可是我一点也不知道你都在想什么。”

  “一开始,知道晴明大人和酒吞的事情之后,我那么愤怒,那么不能接受,可是你……你明明也倾慕着酒吞的吧?可是你却一点都不生气。”

  “你都不会觉得不甘心吗?”红叶想起了晴明,想起了他和缓的声音,俊秀的眉眼,那冷淡却又温柔的神态,还有那强大的力量,“……很不甘心,为什么他不是我的。”

  这次茨木倒是回答的很快,“我只要能够看见吾友重新站立起来,恢复以往那凛然美丽的身姿,就已经足够了。”

  “这么说,”红叶瞥了他一眼,“你倒是用情至深。”

  “……?”

  “啊,没什么。”红叶扭过头去,不准备解释,“好了好了,不说了!我们去喝酒!喝酒!”

  

  喝酒是不是,就能忘记一切烦忧了呢……

  又或者,其实她并不是真的想喝酒,只是需要一个理由,能够让她肆无忌惮的又哭又闹。

  不然的话,怎么会才两杯酒下肚,她就止不住的哭了起来,拽着茨木的衣袖,对着他大叫大闹,胡言乱语了呢。

  “晴明大人是我的!!明明是我的!!”

  “酒吞那个酒鬼哪里比我好!哪里!!”

  “呜呜呜呜我这么喜欢晴明大人,我最喜欢晴明大人了!呜呜呜呜呜……”

  “为什么,为什么我喜欢的人却不能喜欢我呢??”

  

  她记忆中最后一个画面,就是她哭的好不狼狈的揪住了茨木的衣领,把他摇来摇去的质问:“你说!我漂不漂亮?有没有人比我更美?”

  “……”

  “没有人比我更美了!!那么为什么我喜欢的人,却不喜欢我!?”


  红叶觉得她可能是有点没把握好分寸,撒酒疯把茨木撒烦了,所以他才会……他才会突然揽住她的腰,然后掐着她的下巴低头吻住她。

  对,一定是这样,一定是因为他生气了,才会想要给她点教训,吓吓她……

  然而那时候,红叶却的确是已经醉的不轻了,她非但没有被吓住,反而非常主动的伸出手去,抱住了茨木的脖颈,回应了他。

  所以……

  一夜过后,头晕宿醉醒来的女鬼看着自己赤身裸体的躺在茨木的臂弯里,一脸懵逼。

  她自己的衣服丢在不远处的地上,身上盖着的却是茨木的衣服。白色头发的鬼族闭着眼睛,面朝着她躺在她的身边。在睡梦中,他脸上的神色犹如孩童一般天真无辜。红叶甚至可以看清他每一根睫毛,听清他每一声呼吸,感受到从他胸膛传来的温度。

  哦,他是无辜的,所以是怪她咯?

  红叶脑子还有些转不过来。她有点僵硬的,慢慢的,退出了茨木的怀抱,男人大概也喝了不少的酒,此刻昏昏沉沉的,全无半点反应。

  于是女鬼一把抄起地面上的衣服,匆匆披好,头也不回的朝着阴阳寮跑去。

   

  “晴,晴明大人!!”

  除了安倍晴明,红叶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自己还能找谁——她甚至都不清楚这件事情适不适合告诉安倍晴明,却选择了全然的信任他。

  “怎么了?”没有阴阳师会担心自己的式神夜不归宿——式神原本都是妖魔鬼怪,夜晚正是他们的天下——所以红叶一夜未归,晴明并没有在意。他坐在庭院中,正在考虑御魂强化的方案,然后看见了红叶头发凌乱,衣衫略有些破损的匆匆跑来。

  那副模样,令阴阳师原本轻松的神态,霎时便严肃了起来。

  他站了起来,迎了上去,正好接住了一头扑进他怀中的女鬼。

  “红叶?发生了什么事?”  

  “我……”红叶显然还有点混乱,“我……昨天……我跟茨木喝酒……然后……”

  她语无伦次的好半晌,也没能说清自己想要说什么,或者说,红叶自己也不清楚,她到底想说什么,于是最后,她干脆直接哭了起来。

  “对不起,晴明大人,我好像不小心做了很不好的事情——”

  

  好不容易将红叶努力安抚的平静了些许,晴明坐在屋檐下的回廊上,等她好好的洗完澡,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出来,然后递过去了一杯刚刚泡好的热茶。

  看着阴阳师那修长的手指托着玉瓷的茶杯,那相交辉映的皎洁美好,让红叶又忍不住红了眼圈。

  她鼓起勇气,接过茶水捧在手中,跪坐在了晴明的身旁,深吸了口气坦白道:“我把茨木睡了。”

  晴明:“……”

  晴明:“???”

  

  阴阳师愣了好一会儿,才迟疑道:“……什么?”

  “我,我喝酒喝多了……”

  “……不,就算红叶你喝酒喝多了……但是茨木呢?”

  茨木如果不愿意,他总可以拒绝的吧!在体格力气方面,只要茨木不是醉的手都抬不起来,只能被红叶推倒的话,挣脱她离开是完全可以做到的才对。

  红叶好像也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她呆了一会儿后,抽了抽鼻子,“这么说……是茨木被我睡了?”

  晴明无奈,他只好试图提醒的明显一点道:“……茨木……并不是那种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亲的性格吧?”

  红叶听了,却更呆了。

  “那茨木为什么……亲我?”

  “那么……红叶你呢?”晴明叹了口气,“红叶你对茨木,又是怎么看的呢?”

  “我……我对茨木……?”红叶愣了愣。

  

  她原以为自己可以很快的就给出一个结论,但张了张嘴,女鬼却发现自己头脑里一片混乱。

  茨木……茨木在她心里,原本有个很单纯的定义——那个酒鬼的跟屁虫,跟那个酒鬼一样讨厌。

  但现在,她却并不觉得,他算是讨厌……

  她有点愣愣的垂下了视线,看起了自己的手指。

  她突然记起那天晚上,他站在她的面前,笨拙的想要让她收起眼泪,他蹲在她跟前,像是一只毛茸茸的大狗,他的脸颊温暖而柔软,神色间带着一种对于伤势满不在乎的天真骄傲,还有他的手掌,宽大,干燥,炙热……

  昨天的时候,她隐约的记得他那灼热的体温,还有强劲有力的臂弯,他的气息如此燥热,将她全部包围,热烈的像是一团火焰。

  

  “红叶,似乎有了答案呢。”晴明看着身旁原本脸色有些憔悴苍白的女子,慢慢的涨红了脸,忍不住带着笑意,微微弯了弯眼睛。红叶这才猛地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是第一次在晴明的身边,却不再满脑子都是他的身影。

  “我……”她红着脸,心乱如麻的绞住了手指,“晴明大人……我,我好像……”

  “喜欢上了?是吗?”

  红叶顿时显得更慌乱 了,“我,我不知道……我,我应该是喜欢晴明大人的呀!”

  晴明笑了起来,“红叶,你觉得爱情是什么呢?”

  “人的感情不是固态的东西,它像是风,它要来的时候谁也躲不开,它要走的时候,谁也无法抓在手心里。所以,来的时候,你只要顺应心意,感受它温柔的抚摸,走的时候,你也无需强行挽留,只要记得曾经的温存,那就很好了。”

  “那么,红叶,此刻你的风,在你的心里,所呼唤着的,是谁的名字呢?”

  

  红叶怔怔的看着身旁的阴阳师。他温和的眉眼在阳光下,依然精致无瑕,在她心中犹如最为俊美的神祇,依旧让她憧憬和仰望。但是……

  但是……

  茨木的脸却始终在她的眼前,萦绕不去。

  他皱眉的样子,不高兴的样子,感到烦恼的样子,不知所措的样子,苦恼的样子,叹气的样子,无奈的样子……

  “可是……”红叶却突然想起来,那天晚上当她哭泣的时候,茨木之所以会靠近她,完全是因为“吾友不许我对你出手。要是他知道我把你弄哭了,就不肯再跟我一起喝酒了”。而且,他也曾经说过,永远不会叫她的名字,因为“那是吾友所深爱过的名字,我不可背叛他”。

  “为什么……”红叶顿时又想哭了,“为什么我喜欢的人,最后都喜欢酒吞那个酒鬼呢??”

  晴明:“……”

  

  折腾了一晚上,又宿醉,又心累了一早上,红叶最后哭倒在了晴明的怀中,昏睡了过去。

  阴阳师轻轻的叹了口气,将娇小的女人抱了起来。

  式神大多不住在阴阳寮里,除了被阴阳师召唤出来之外,他们各有各自的去处,所以晴明迟疑了一下,只能将她抱回了自己的房间里。

  他轻柔的将一脸泪痕的女子放在床榻上,为她掖好被子,正要退身而出,却愣了一下,发现红叶不知道什么时候,揪住了他的衣袖。

  晴明很清楚,红叶已经不是把他当做一个男人来亲近,而是看做靠得住的朋友与亲人来依赖。所以他垂下眼眸,摸了摸她的长发,像是看着自己的妹妹那样,露出了怜爱的笑意。

  她吃过很多苦。所以要是,能得到幸福的话,那就好了。

  

  “你在做什么?”

  但是,就在这时,窗外却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

  晴明微微一愣,转头望去,正好看见酒吞站在窗外,看起来正强自压抑着怒气。

  “酒吞?你怎么来了?”

  “怎么?”酒吞咬牙道:“不方便是吗?在你的床上躺着别的女人的时候?”

  还没有反应过来红叶躺在他的床上,并且那么缱绻的拽着他的衣袖,而他抚摸红叶的温柔神色,和那怜爱的笑容有多容易引起误会的阴阳师蹙起了眉头:“……那是红叶。”

  “我知道她是谁!!不需要你来提醒!!”

  晴明正要解释,昏睡中的红叶却被酒吞的声音给吵了起来。她皱起了眉头,下意识的拉住了晴明的手臂,作为自己无力的身体的支撑点,坐了起来。

  但那样看起来,就像是女人亲密的揽住了男人的手臂,暧昧的靠在了他的肩头。

  而且,在那略有些凌乱的衣领处,眼尖的鬼族还在红叶白皙的脖颈与锁骨处,发现了不少激烈的情事后才会出现的痕迹。

  “很好。”鬼族之王的瘴气狂涌,“安倍晴明!你很好!!”

  

  

  PS:啊,好喜欢搞事!

  

  

  

  

  

  

  

  

  

  

  

  

  

  

  

  

  


评论(49)
热度(280)

一个不知名的小透明。

© 神说要有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