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说要有花

【阴阳师】酒光潋滟晴方好18

  最近有一个小道消息,在妖怪之间疯狂流传。

  据说,当世最为著名的阴阳师——安倍晴明,与鬼族之王酒吞童子……似乎曾经相恋过。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谁也不敢顶着这两人联手的压力随便乱说话,而现在之所以能够流传出来,好像正是因为他们已经分手了。

  在一对情侣分手之后才能得知他们曾经在一起过,这实在太让人想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了。

  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又是为什么分开的?

  有妖怪说,酒吞是一直追逐着红叶,终于心灰意冷,恰好阴阳师对他表白,于是他们两人就在一起了,可是最后酒吞还是发现自己爱的仍是红叶,于是分手了。

  但有小妖怪神色夸张的在酒馆和花街里赌咒发誓,听见过鬼族之王醉倒在树林深处,怒吼出安倍晴明是个混蛋的失态之语,似乎是被阴阳师所抛弃了。大概是阴阳师无法接受鬼族之王那曾经关于“处女杀手”的传言。并且不论怎么样,酒吞一度都是以“恶鬼”之名扬威万里,作为阴阳师,安倍晴明可能虽然一时迷惑,但最终还是明白了人妖殊途。

  各种流言越传越多,越传越广,也越来越离谱。

  有妖怪言之凿凿说,自己与晴明的式神是好朋友,他的朋友在他们吵架的时候,正在现场。他确信无误,阴阳师是受不了酒吞与茨木之间的关系,才愤而发难的。

  当时的情况是,阴阳师怨气满满的说:“你去找茨木过去吧!”

  而鬼族之王正好瞧见一旁从外面斗技归来的大天狗,于是冷笑一声,“好啊!茨木有什么不好!你就跟你的大天狗过去吧!!”

  听到这里,就有妖怪有些茫然的发问道:“这跟大天狗大人有什么关系?”

  

  ……

  “是啊,可是我又做错了什么呢……”大天狗靠在樱花树上,惆怅的仰天长叹。

  而身边的山兔仍然在乐此不疲的在晴明的式神中分享外面那些脑洞奇大,并且有越来越大的趋势的传言。

  说起来,大天狗这才明白,这几天他每次出门,别人瞧他的视线为什么会那么奇怪了……

  原来他都被人当做插足鬼族之王和阴阳师之间的第三者???  

  无辜中枪的大天狗表示:“长的帅又这么强大也是我的错咯???”

  

  不过,那个传言却说对了一点,当时大天狗,的确就站在一边。

  但当时在场的并不只有他一个——那时候他们小队刚刚斗技归来,就迎面撞上了夫夫吵架。

  阴阳师眉头紧蹙,显得有些无奈,又有些焦躁。他试图去抓住怒气冲冲往外走的酒吞手腕,却被一把甩开。

  作为式神,在发现自己的主人,似乎与当世为数不多的几位SSR级别的强大妖怪可能发生冲突的时候,自然是下意识的便挡在了晴明的身前。而作为SSR级别的妖怪,酒吞眼中第一眼看见的,也只有同为SSR级别的——大天狗。

  所以他说了什么比较针对他的话语,也不是没有理由。

  但是天照大神在上……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对于酒吞为什么会跟晴明大人发生争吵,作为晴明的式神,他们知道的却也不比外面的妖怪更多——

  好歹外面的小妖怪还有机会不小心游荡到酒吞醉酒的树林里,听见他怒吼几声内幕呢。

  而他们呢……想到这里,大天狗忍不住瞥了一眼阴阳师的房间。

  

  自酒吞离开后,阴阳师就很少再出来过。尽管他神色镇静的吩咐式神们一切如常就好,安排该探索的探索,斗技的斗技,觉醒的觉醒,但是,谁都能看出他那清俊的眉眼之间,蒙上了一层忧郁。好几次大天狗看见他的脸色显得格外苍白,红叶说那是因为他好几晚都睡的不好。

  对了,说起红叶……

  她倒是像是知道很多事情似得。

  她知道晴明大人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却休息不好。她也知道晴明大人每天晚上都会出去,也许是寻找酒吞的下落——不过鬼族之王却一直避而不见。

  但这事跟红叶有什么关系?

  ……唔,仔细想想,好像也无法确凿的说跟她没有关系。毕竟酒吞,晴明大人,还有红叶,这三人之间的联系……实在是有些复杂。

  ——酒吞曾经那么热烈的爱过她,可是,如果那样的话……当酒吞和晴明大人吵架后,应该是她安慰晴明大人才对。

  可是据说,雪女却撞见过阴阳师安慰她的场景。

  安慰她……?

  红叶又有什么好安慰的呢?酒吞和晴明大人吵架,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在晴明大人的精神一天比一天显得糟糕的时候,红叶看起来也随着他一起因为愧疚和别的什么,而憔悴了许多。

  随后,大天狗便发现,晴明大人在寻找酒吞的下落,红叶看起来,也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

  红叶在寻找茨木。

  原本她想要过一阵子,让自己冷静下来,再去见他,可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必须尽快找他说清楚,然后去找酒吞才行。

  那个酒鬼怎么敢!怎么敢让晴明大人这么难过!?

  而更让红叶无法原谅自己的是,明明都是她的错,晴明大人却仍然不肯怪罪于她。

  然而……晴明大人无法找到酒吞,她居然也无法找到茨木的下落。

  

  “我知道了。”

  在得知红叶在寻找自己的消息时,茨木正在跟酒吞一起喝酒。

  妖怪之间最近到处都在流传鬼族之王与阴阳师的八卦,他也很快就得知了,自己的挚友与自己的“主人”吵架后,似乎已经分手了消息。

  茨木当然毫无疑问的选择了追随酒吞而去。

  他找到他的时候,鬼族之王仿佛一夜之间,又回到了当初为了红叶日日买醉的时候。

  当茨木走到他面前的时候,酒吞醉醺醺的抬起了眼来,却立刻皱起了眉头,想要把他赶走,“走开!我不想见到你!”

  茨木愣了一下,才在他说完下一句话后,明白自己的挚友似乎将他认错成了别人。

  “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绝对不会……可恶的阴阳师……”

  大概,他其实是想要见到他的吧。

  虽然说着绝对不会原谅,但如果不是想要被对方找到,被对方发现,被对方关心的话……又怎么会看见对方的幻影呢?

  

  自从那天晚上,与红叶肌肤之亲过后,茨木感觉自己似乎突然明白了许多事情。

  那都是过去他无法理解的事情——

  为什么酒吞会感到痛苦?因为感情本就伤人。

  

  他曾经为了酒吞,想要去找阴阳师问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却看见了他正眉目温柔的对红叶说话。

  “……这不是你的错,红叶。”

  “可是……都是因为我……”

  “没有那回事。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等找到酒吞之后,我就跟他说清楚,你不用担心。”

  他看见阴阳师对她微笑,然后伸手轻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发。

  

  那一瞬间,茨木只觉得仿佛有一道惊雷在脑中劈过——

  酒吞和阴阳师,是因为红叶才吵起来的!?

  难道说,那个人类阴阳师,接受了红叶的感情,选择了放弃吾友?!

  有那么一瞬间,茨木几乎准备冲上去杀死他了。然而,他却看见了红叶的眼神。

  他从未见过那个一向艳烈的女子,露出这么无措脆弱的神色。

  她仰望着青年的眼神,满是依赖,信任,和看着他困扰而感到的痛苦。

  那里面闪耀着憧憬的光芒,还有欲碎的水光。

  

  茨木觉得,如果看见他的话,红叶的脸色一定会立刻变得愤怒起来。

  那天晚上他没有控制好自己。当第二天,他发现红叶已经离开后,就明白了她的心意。

  她大概觉得很恶心,很难受。非常厌憎他,讨厌他,仇恨他,永远也不想再见到他了。

  这么说起来,第二天发现自己没有被红叶直接用枫叶杀死,已经算是她格外留情了吧?

  于是最后,茨木厌恶着没有骨气,就那么离开了的自己,然后找到了酒吞,一起喝酒。

  曾经酒吞对他说,他不懂他的寂寞与痛苦,所以填不满他的孤独。那时候茨木并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但现在,他似乎明白了一些。

  这么一想,当初完全不懂挚友的痛苦,却一厢情愿的想要为他解脱的自己,该是多么招人厌烦啊?

  

  “吾友……”他们闷头不语的灌了三四壶酒后,茨木才开口道,“你跟那个人类,是因为红叶分开的吗?”

  “红叶……”听见这个名字,酒吞嗤笑了一声。他朝后仰去,扬起头来注视着天上的明月,语气中满是对自己的嘲讽:“那个女人啊,居然让我栽倒了两次,够厉害。”

  “她跟安倍晴明……”

  酒吞冷冷道:“他们在一起了。我亲眼看见的。”

  “……”

  “那个人类……”酒吞咬了咬牙,“玩弄了我的感情,我应该杀了他的。”

  “……”

  “可是我却什么都做不了。”鬼族之王闷头又灌了自己一大口酒,“我杀不了红叶,也没法对他出手。最后就只能像个懦夫一样,狼狈逃走。”

  “……”茨木仍然沉默着。

  “不过,其实仔细想想,这样也好,”也许是酒喝得多了,有些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酒吞完全躺了下去,他的表情几乎痴迷的看着天上的月亮,声音渐渐的低缓了下去:“红叶那么喜欢他,我们之间,有一个能得偿所愿,也算是……可以了的吧。”

  “为什么……”茨木这时候才低低的回应了一句,“为什么我所在意的人,最后总会待在那个阴阳师的身边?”

  

  他们就这么组成了失恋阵线联盟,一起在树林里喝完了一地的神酒,其间在去酒馆里买酒的时候,茨木能够听见许多新的传闻诞生——毕竟鬼族之王和阴阳师这跨种族又跨职业的恋情,实在是太过吸引人的注意力了。

  他也是在那时,听说了红叶正在找他。

  ……找他做什么?

  但转念一想,茨木便觉得自己明白了。

  他们大概是想要找到酒吞,却找不到他,便想要试着从他这里得知红发鬼族的下落吧?

  茨木并不理解他们既然在一起了,为什么还要扯着自己的挚友不放。

  难不成是想要好好道歉?真是可笑。

  然而他却还是,不知道为什么的,控制不住的,找到了红叶的踪迹,然后默默的藏起了自己的气息,跟在了她的身后。

  作为SSR级别的妖怪,如果认真起来,只是SR级别的红叶,是无法察觉到他的存在的。

  他就这么看着她每天寻找他的下落,然后终于有一天,猛地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的爆发了。

  “茨木童子!!!你这个混蛋!!!”

  茨木:“……”

  这句话,他还能够理解,毕竟那天晚上……但红叶下一句话,就让他有些听不懂了。

  “你跟那个酒鬼简直是一路货色!!始乱终弃!!!”

  

  然而红叶愤怒的宣泄完了自己的怒气,并没有指望有谁能够回应,但她话音未落,就突然听见身后有一个声音,语气古怪的传来:“……你说谁始乱终弃?”  

  

  

  

  

  

  

  

  

  

  

  



评论(33)
热度(264)

一个不知名的小透明。

© 神说要有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