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说要有花

【阴阳师】酒光潋滟晴方好19

  茨木童子高大的身影站在月光之下,当红叶转过身来的时候,他不自觉的移开了目光,似乎直面她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

  这出乎意料出现在自己身后的男人,令红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她踩着木屐,几步疾走到他的面前,一脸不可置信的道:“你一直跟着我?”

  “……”

  “你就这么看着我找了你这么久?!”

  “……你找我有什么事?”

  红叶本来想说“你居然问我找你有什么事?!”,可是,她看着茨木那张眉头紧蹙的面容,突然意识到,她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自己有足够的底气,可以对他发脾气。

  虽然晴明大人说茨木童子不会轻易的亲吻别人,可是……谁又能说他就真的是喜欢她呢?

  这个认知让红叶咬住了嘴唇,她忍住了怒气道:“……酒吞在哪里?”

  “……你居然也有需要寻找吾友的一天吗?”听了这话,茨木原本飘忽的视线,在女鬼的身上顿了一下,“连你都不知道吾友在哪里,我又怎么会知道?”

  “如果你找到了他——”

  “我找不到他。”茨木不耐烦的打断了她,“当初吾友因为你而到处醉酒的时候,我也一直都找不到他。最后还不是靠着晴明找到的?”

  “……”红叶咬了咬牙,“你知道他们吵架了吗?”

  “知道。”茨木有些嘲讽的笑了一下,“所有的妖怪几乎都在说这件事情。”

  说到这里,他看着对面原本艳色照人的女鬼,那憔悴苍白了许多的脸,忍不住烦躁的瞥开了视线,“你还真是重视他。跟你没关系的事情,你却这么着急。”

  “跟我没有关系?”红叶苦笑了一声,“怎么可能跟我没有关系?”

  “……啊,也对。”茨木沉默了一下,“毕竟你那么喜欢那个人类,自然是……有关系的。”

  “……我……”听他这么一说,红叶顿了顿。“我……我对晴明大人……”

  “为了他,你甚至愿意来见我。你果然很喜欢那个人类啊。”

  “?”红叶愣了愣:“……我来见你怎么了?”

  “你很讨厌我吧?”

  这话让正在思考要怎么说她已经喜欢上别人的红叶愣了一下。她看着对面的白发妖怪,发现他那双金色的眼眸,正紧紧的凝望着她。一时之间,红衣女鬼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那天晚上是我的错。我没有控制好自己。”茨木闭了闭眼睛,感觉越来越焦躁。

  “茨木……”

  “我知道你一定不想再见到我,所以我一直没有来见你。但是你却为了那个男人,愿意来找我……他对你来说,还真是很重要啊。”

  “……”

  红叶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突然反问道:“你对这件事情为什么这么在意?因为酒吞?因为酒吞曾经喜欢我,还是因为酒吞喜欢着晴明,所以你在意酒吞,于是也连带着在意我和晴明大人?”

  茨木愣了一下。他看见面前的红衣鬼女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感觉又愤怒又莫名其妙——明明是这个女人和那个阴阳师一起耍弄了他的挚友,此刻她居然如此理直气壮的质问他?!

  “你——!”

  他正要说话,红叶却突然上前拉住了茨木的衣襟,将他整个人都拽的朝她弯下了腰来。

  她那双明亮的眼眸里带着某种让人无法直视的宛若烈焰一般的光芒:“我有两件事情要告诉你。第一,酒吞之所以会跟晴明大人吵架,是因为他以为那天晚上跟我在一起的人是晴明大人。”

  “第二,我要告诉你,我以前喜欢晴明大人,但我现在喜欢的是别人。”

  说到这里,红叶仰起头来,颇有气势的吻住了略显懵逼的茨木的嘴唇。

  “我现在喜欢你。”

  茨木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松开了他的衣襟,定定的看着他,看了一会儿后,十分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开了。

  

  ……

  然而在茨木眼中帅气决绝的离开了的女人,在确定已经离开了他的视线后,就猛地涨红了脸,一脸不知所措的提起了裙摆,一路狂奔回了阴阳寮。

  “晴明大人!”

  “晴明大人!”

  “诶?”正站在阴阳寮的樱花树下的阴阳师居然还没有休息,他洁白的里衣外简单的披了一层外衣,瞧见红叶的时候,显得有些惊讶。“怎么了吗?”

  “晴明大人!”红叶三两步轻盈的跑到了晴明的面前。她捂着发红的脸,娇羞的眼波里都是脉脉春意,“我刚才,我刚才见到茨木了哦!”

  “嗯?”晴明微微一愣,可是看见红叶的表情,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令她伤心的事情。“心意相通了吗?”

  “没,还没有……不过,我跟他说我喜欢他啦!”  

  晴明想起了酒吞,脸上的笑容稍稍减淡了些许,却仍然为红叶感到衷心的高兴道:“……那不是也很好吗?”

  “不过……那家伙没有回应我啊。而且我那时候很生气,很生气……所以……”

  “……你又把他睡了吗?”

  “才没有呢!!”红叶烧红了耳尖,“我……我亲了他哦!”

  “噗?!”

  “晴明大人你不要取笑我啊!因为他实在是太呆了啊!真的让我忍不住的生气!不过,茨木那家伙……以前没有发现,他的嘴唇好软……”

  “没有人的嘴唇是硬的哟,红叶。”

  “讨厌!晴明大人明明知道我的意思呀!”红叶红着脸颊,轻轻的用柔软的指尖,碰了碰自己红润的嘴唇,“不一样啦……喜欢的人的嘴唇……柔软的跟别人的不一样啦。”

  “总觉得亲到的时候,心也跟着变得那么软了呢……”

  看着她一副完全陷入爱河后的迷醉模样,晴明笑着抬手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那不是很好吗?红叶?”

  “但是……”可是说着说着,红叶却又有些忐忑和沮丧了起来。她放下了双手,不安的垮下了肩膀,“如果茨木不喜欢我怎么办呢?”

  “这么没自信的样子可不像你啊,红叶。”

  “因为,茨木那家伙……跟晴明大人一样,看起来……好像都不是单纯可以靠美貌俘获的人呀……那家伙,喜欢的是酒吞那种类型诶……”

  “……”

  “晴明大人喜欢的也是酒吞那种类型,是吧?”

  “……”

  看着一脸古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的阴阳师,红叶也察觉到了自己的话语似乎有哪些地方不大对劲。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哎呀,先不说那个讨厌的家伙了——说说那个酒鬼——不,酒吞吧!我有跟茨木说清楚,那天晚上我跟晴明大人你什么都没有发生,茨木他……应该会去跟酒吞解释的。”

  “说起来……”红叶轻轻的叹了口气,“我可以更讨厌酒吞吗?晴明大人?我讨厌他对你不好。”

  “唔,事实上,”阴阳师用玩笑般的语气,将这个话题轻巧的带了过去,“如果红叶你喜欢酒吞的话,那我才会觉得有些困扰啊。”

  “可是,如果可以的话,还是请你接受他吧。作为我喜欢的人……”晴明垂下眼眸,青色的眼眸中带着浅浅的笑意,“谢谢你,红叶。”

  

  红叶原以为,这件事情就可以完结了。

  等到第二天,那个酒鬼一定会回到晴明大人的身边——他这么伤了晴明大人的心,如果是她的话,非要他好好道歉不可,但晴明大人那么温柔,也许很快就会原谅他了吧……

  但出乎意料的是,第二天,酒吞却仍然没有出现,晴明派出去寻找他的式神,也统统都被他躲避了开来。

  “咦,为什么!”红叶感到又生气又焦急:“误会应该解除了不是吗!”

  “也许解除之后就更不好意思出现了吧?”总算从红叶口中得知了来龙去脉的大天狗看似很有经验的咂了咂嘴,“毕竟那位鬼族之王,是个很骄傲的人呢。”

  “那他还想怎么样?”红叶气道,“他自己不听人解释跑掉了,晴明大人找了他那么久都不出来见面,现在难不成还要晴明大人去哄他回来嘛?”

  “也许?”大天狗歪了歪头,“嘛,感情的事情都是这样的嘛,一个人负责作,一个人负责哄。然后等哪天作的超过了哄的底线,或者哄的哄不住那个作的了,就到了分手的时候,是不是?”

  “诶……”一旁的萤草天真无邪的握着手中的草茎,崇拜的赞扬道:“大天狗大人知道的好多呢!”

  “嘛,不管怎么说,好歹我也是SSR级别的大妖怪之一啊。”

  “真好意思说,明明一开始那么弱,跳起来连个灯笼鬼都吹不飞。”

  “喂,那是因为缔结了契约之后自动被压制了妖力好不好!不要在R级的可爱小妖怪面前黑我啊红叶!”

  红叶才不想搭理他,她的注意力早就又回到了晴明的身上,“那怎么办呢……”

  

  然而,许多天都没有出过门的阴阳师,却突然穿上了那身象征着阴阳师的衣衫。他姿容高洁一如从前那边缓步走来,朝着他们询问道:“大天狗,萤草,红叶,去刷御魂吗?”

  “咦!这次是晴明大人亲自带队吗?”萤草惊喜的眼睛一亮,跟在大天狗的身边朝着晴明跑去。“好啊好啊!还有谁呢?”

  晴明笑了笑,回答道:“再带上雪女和姑获鸟?”

  “好的!”

  看着萤草蹦蹦跳跳的去通知雪女和姑获鸟,红叶有些迟疑的看着阴阳师那风光霁月的面容,突然拿不准他此刻的心情到底如何,“晴明大人……没关系吗?”

  “嗯?”

  “就是,酒吞他……”

  “啊,没关系。”晴明微笑着,“我已经知道他在哪里了。等刷完御魂之后,我们就去找他吧。”

  

  

  

  

  

  

  

  

  

  


评论(30)
热度(245)

一个不知名的小透明。

© 神说要有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