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说要有花

【阴阳师】酒光潋滟晴方好20

  可是,离开的阴阳师,却没有再回来。

  大天狗,萤草,红叶,雪女,姑获鸟……

  那都是平安京中一流的式神,却也无法护佑自己的主人平安归来。

  在这次的出阵中,所有人的灵魂都被卷入了梦之间隙,最终只有大天狗,萤草,雪女和姑获鸟,得到了在梦境里四处旅游的蝴蝶精的帮助,从而顺利苏醒。

  尽管那位好心的蝴蝶精答应了他们继续寻找晴明和红叶的请求,但直到他们将阴阳师与女鬼的身体带回了阴阳寮后,昏睡中的人也没有任何想要苏醒的迹象。

  长久的逗留在梦之间隙里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那可能预示着再也不会醒来。

  

  源博雅,神乐,还有八百比丘尼都从各自的阴阳寮里赶了过来,他们都是拥有着强大灵力的人,并且都是安倍晴明的挚友,但即便是当世最为出色的几位阴阳师,也无法唤醒沉睡的晴明与红叶。

  “……这可不好办啊。”八百比丘尼有些为难的捂住了嘴唇,语气习惯性的有些飘忽,“要先通知家属吗?”

  源博雅皱起了眉头,“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但是……”神乐低低的开口道,“如果阴阳师的办法不奏效的话……从妖怪那边入手会不会好一些呢……?”

  她一说话,源博雅的语气霎时便软了许多:“大天狗他们已经去找食梦貘和巫蛊师了。”

  “可是,如果不知道这次意外是因为什么而引起的话……”八百比丘尼却考虑的更加细致,“就算找到了食梦貘和巫蛊师,恐怕也没有办法。”

  

  而就在他们讨论着的时候,原本在外寻找食梦貘和巫蛊师的踪迹,准备进入梦境救出自己的主人与同伴的大天狗突然回来了。

  “……有一个阴阳师,式神里有食梦貘,巫蛊师,还有蝴蝶精。”

  源博雅愣了愣,“这不是很好吗?”

  大天狗的语气却有些古怪:“但是我找到他的时候,已经有人使用他的式神……进入梦中了。”

  八百比丘尼看着他那微妙的神色,歪了歪头,“啊,莫非是之前传闻得到了酒吞童子作为式神的那位年轻的阴阳师吗?”

  大天狗点了点头。

  神乐便也微微怔了一下,“那个进入梦中的人……难道是酒吞童子吗?”

  大天狗叹了口气,回答道:“还有茨木童子。”

  

  ……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安倍晴明的梦境,没有什么比“阴森恐怖”更合适了。

  这让酒吞看清了四周的环境后,愣了一下。

  那个看起来高洁温雅的人……他原以为他的梦境,会像他的人一样,温柔而沉静。

  结果……原来他还这么不够了解他吗……?

  想到这里,酒吞抿紧了嘴唇,抬手拆下了自己的发带。

  鬼族之王鲜红的长发随之散落而下,但他宽大温厚的手掌中拿着的,却不是他自己的红色发带。

  那是之前晴明为他编织长发后,系在他头发上,再也没有收回来的属于阴阳师的蓝色发带。

  这是他手中仅有的属于晴明的东西,也许可以帮他在梦之间隙,找到阴阳师的沉睡之地。

  

  那个小阴阳师的蝴蝶精在他进入梦境前,曾经教过他通过主人的物品,在梦境中追踪对方气息的方法。酒吞默默的念完了那道咒语,然后看见手中的蓝色发带发出了莹莹幽光。

  它从他的掌间腾起,在半空自行绕出了一只蓝色蝴蝶的模样,然后扑闪着翅膀,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酒吞追寻着那点蓝光,朝着黑暗的更黑处探寻而去,不知道在黑夜中走了多久,终于看见蓝色的蝴蝶重新散落成了一条发带,飘落在了一只洁白修长的手掌之中。

  ——酒吞刹住了脚步,看见了那个坐在一棵巨大的樱花树上的男人。

  那是一棵已经枯萎了的樱花树,正散发着一股强烈的阴森和不祥的气息。

  而坐在树上的男人一身黑衣,他抬手接住了从空中落下的发带,转过脸来,居高临下的朝着酒吞垂下了眼眸,然后眯了眯眼睛,随即勾了勾嘴唇。

  “酒吞……童子。”他称呼他的名字时,语气有些意味不明的暧昧模糊了一瞬。“你找我可有什么事情么?”

  

  强烈的违和感让酒吞有些迟疑的皱起了眉头,可是,对方身上的灵力,却确凿无疑的与晴明的气息一模一样:“……晴明?”  

  而对方只是用那双冷漠的眼眸望着他,并不回答。

  “……你不是晴明。”

  “为什么?”那与安倍晴明长相一模一样的男人轻蔑一笑,“就因为他总是对你温柔,而我对你如此冷淡吗?”

  “……”

  “你又了解他多少呢?在你的了解中,那个男人的梦境该是如此黑暗阴森吗?既然如此,你又为什么知道,他梦境中的模样,不会是我的样子?”

  酒吞咬了咬牙,却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反驳。

  对方便扬起了下巴,越发显得高傲,“怎么,既然之前那么不愿意见我,现在又何必跑来找我?”

  “……我们先从这里出去。”

  “为什么要出去?”可是这个晴明,却比酒吞想象中的还要显得冷漠,“我不需要你带我出去。酒吞童子。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他的抗拒和漠视,带着某种强烈的厌恶,一时之间居然让酒吞愣在了原地。

  

  ……他其实很熟悉这种被拒绝的感觉,在他还爱慕着红叶的时候,那个女人几乎每一次都在厌烦的拒绝他。但他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在晴明这里,被他推开。

  因为晴明是个很温柔的人。

  酒吞知道自己的脾气并不算好,但晴明从没有对他生过气。其实,在躲了晴明几天之后,他就有点后悔了——因为晴明一直都在找他。

  也许是他误会了什么?

  但酒吞更害怕晴明之所以找他,是想要与他说个明白,告诉他他真的很喜欢红叶。

  他担心被他找到,会显得自己很没有骨气,但又担心万一他真的,再也不来找自己的话,那该怎么办。

  

  然后茨木突然在昨天夜里,一脸严肃的要向他挑战。

  他那时候哪有心思去陪茨木打架,当然没有答应,对方才无比认真的解释说明了他与红叶之间所发生的事情。

  但酒吞完全不理解茨木为什么因为红叶是他曾经喜欢的女人,想要和她在一起他就必须跟他打一架的逻辑,因为他的第一反应,根本就没有想到红叶,他满脑子都是晴明,晴明,晴明……

  晴明找了他那么久,不管他怎么躲,他都能找到他,然后再被他拒绝逃避……

  阴阳师的心情……会是怎样的呢?

  他明明曾经是那么骄傲的人,就像是天上的孤月一般,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他无视伤害。

  

  “啊啊啊啊……”鬼族之王简直想把自己埋起来,他蹲了下去抱住了脑袋,苦恼的大叫了起来:“谁会想到红叶居然会喜欢上你这个家伙啊!!!”

  “吾友!我……”茨木仍然在迟疑的征询他的意见:“可以吗?”

  “你们两个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吧!”酒吞却完全不觉得他们的事情跟自己有什么相干,“我只关心晴明他没有喜欢上别人!!”

  茨木的脸上,几乎一刹那发出了光一般,“那么我现在就去找那个女人!”

  酒吞原本没什么所谓,但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拽住了他。

  “等等!!”

  “吾友?”

  “你现在要是去了的话!那么我不就是一个人了吗!你跟红叶在一起的话,晴明也会知道我已经知道了这是场误会了吧!”

  “唔,似乎是这样。”

  “那家伙……一定就不会再来找我了,说不定就会得意的想着‘现在知道错了吧’,然后等我乖乖去认错啊!”

  “诶……那个阴阳师会这样吗?”

  “为什么不会!这样的话,那家伙就握住我的把柄了吧!他看起来很温柔,其实是个很狡猾很喜欢欺负人的人啊!”

  茨木想了想自己印象中的安倍晴明,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印象,只有一个——“红叶喜欢的男人”。

  啊不,现在应该是“红叶曾经喜欢过的男人”。

  ……啧,感觉还是很不爽的样子。

  

  于是他决定站在自己的挚友这边。

  “吾友,你打算怎么办?”

  “唔……但是,因为是我不听解释,才对他发了这么大的脾气……”酒吞却长长的叹了口气,“所以不管怎么说……”

  他顿了顿,声音陡然不情愿的小声了起来,“是我的错。”

  “我们去找之前那个小阴阳师。”鬼族之王这么计划道,“……去给晴明打上一袋子的觉醒材料再去见他吧。”

  那样的话,就不会在他笃定自己一定会马上回去的时候,让他如愿以偿太过得意,又有合适的理由和足够多的礼物,去跟他和好了!

  酒吞原本是这么计划的……

  明明计划的如此完美,可是,没想到第二天,就传来了安倍晴明陷入昏迷的消息。

  

  “该说,真不愧是最强的阴阳师吗……在这种方面,也绝对不肯让我嚣张一会儿啊。”酒吞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在得知那个消息时的心情。

  ——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是什么意思?

  “那个家伙……他赢了。”

  什么骨气,什么骄傲,什么自尊啊——只要你没事的话,不管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去做。

  我会马上就来找你,我会跟你道歉认错,我会求你原谅我……只要你不要这样离开我。

  

  “别开玩笑了!!”想到这里,酒吞忍不住怒吼了起来,“就算你在生我的气,也不要开这种玩笑!你知道一直逗留在梦之间隙会发生什么吗?!”

  然而树枝之上的男人却依然冷漠的如同高冷的明月,显得如此高不可攀,不为所动,“那跟你酒吞童子,又有什么关系?”

  “就算我死了,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

  而在那边吵架的情侣正互相伤害的时候,与酒吞分开进入了梦境的茨木,却很快就找到了红叶。

  他不像酒吞,拥有着晴明曾经贴身佩戴过很久的发带,他唯一能找到的沾有红叶气息的东西,只有那天他们随手丢在野外的酒壶——

  这与他挚友的发带相比,未免也显得太过粗糙了。

  茨木打定主意这次将红叶带出去后,一定要正式的和她交换信物。

  

  红叶的梦境也显得十分阴暗,她就坐在梦境的中间。

  平常那么张扬肆烈的女子,此刻却乖巧脆弱的抱着膝盖,神色显得有些茫然,就像是个迷路了的孩子。

  “喂!”

  茨木叫了她一声。红叶听见了,她的肩膀微弱的颤抖了一下,却没有动。

  “喂,红叶,你能听见吧?”茨木皱着眉头走了过去,他拉住了她的手腕,“我说,该出去了!”

  可是,他却发现她正在畏惧的颤栗。

  “不,不要……”红衣的女鬼脸色苍白而又痛苦,“不要……我吃不下了……我不想再吃了……好腥……好臭……好恶心!!”

  茨木顿时一愣。“……红叶?”

  

  红叶却像是被他的声音给刺激到了,她猛的想要甩开手,却被茨木及时察觉的加大了力气握住。女鬼便使劲的挣扎了起来:“我不要再吃人肉了!!放开我!!好难受——!好恶心!!”

  茨木这才想了起来——他所爱的女人,曾经那段堕落的过往——她曾经是被黑晴明所引诱的女鬼。

  为了得到“晴明”的爱,红叶吃了许多的人肉,以至于最后不管吃什么,都只能尝到腥味。

  只是她成了晴明的式神后,依靠着阴阳师那清净的灵力而活了很长时间,茨木几乎已经忘记了她那不堪的过去。

  她挣扎的太过剧烈,白发的鬼族只能将她牢牢地抱在怀中,禁锢在自己的胸前。

  “可以了!红叶……已经可以了。”

  “晴明大人……说……这样就可以变得很美……”

  “你已经很美了。”茨木轻轻的回答道,“已经没有人比你更美了。”

  “那么……我所爱的人,就会喜欢上我了吗?”

  “……会的。一定会的。”

  “但是,但是,晴明大人……说我太弱了……我还要变强……变强才行……”

  “你已经很强了。”茨木将她抱得更紧,“……你的死亡之舞那么艳烈……你忘记了吗?”

  红叶那空白的神态中,终于出现了一丝似乎回想起了一些事情,而流露出的怔然,“这样的话……”

  “如果我又强大又美丽的话……”

  “茨木他就会喜欢我了吗?”

  

  

  

  

  

  

  

  

  

  

  

  

  

  

  

  

  

  

  

  

  

  

  


评论(31)
热度(249)

一个不知名的小透明。

© 神说要有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