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说要有花

【阴阳师】酒光潋滟晴方好21【完结】

  妖怪们有许多都长得千奇百怪,并擅长变化,因此,就像一些动物对人类的长相并不敏感,而通常只通过气味来辨别一样。比起长相,妖怪们也更倾向于去分辨一个人的气息,然后来判别一个人的身份。

  尽管安倍晴明认为自己与黑晴明看起来明明有不少差别——比如说黑晴明的皮肤更加苍白泛青,嘴唇毫无血色,看起来病态而又妖异。

  但是,曾经红叶的爱意与童女的信赖都无可质疑,她们却也无法认出他与黑晴明的差别。

  那么,酒吞呢?

  安倍晴明在梦之间隙与众人失散,也许是他与黑晴明之间有什么冥冥感应,他误入了他的梦境,于是不慎被扣了下来。

  此刻他被自己非常熟悉的“缚”咒困在大树的树干之中,这大树是黑晴明梦中的不祥之物,它将晴明裹入树干中的时候,阴阳师便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的灵力,正在被慢慢吞噬。

  

  “你为什么一点也不担心呢?”

  大概是因为现在的情况对晴明来说,简直不可能更加糟糕了,但即便如此,他的神态却依然不见惊慌。这让青色皮肤的雪女忍不住的发问了起来——她是黑晴明的部下,比晴明的雪女式神更加冰冷。此刻奉命将他冻结在冰霜之中,看管他,直到他被巨木完全吞噬。而在黑暗的灵木中央,他们面前只有一片用灵力开辟出来的光幕,能够看见外界的情形。

  那还是刚刚黑晴明开辟出来的——也许是为了,更好的让晴明绝望?

  毕竟此刻,光幕上显示着酒吞童子的模样。

  

  他正皱着眉头,却并不是面对敌人时才有的暴戾与狂气模样,而更像是在苦恼。

  但如果他无法察觉到面前的人是必须要打倒的敌人,那么他真正的恋人,恐怕就再也无法得救了。

  因此,青雪女道:“如果他没有发现你的话,可就没有人能来救你了。”

  “嗯……?”安倍晴明却还有心情开玩笑,“你在担心我吗?”

  “……”

  “这个嘛……因为担心也没有用吧。”晴明安静的笑着回答道,“因为酒吞童子他啊……是个笨蛋。所以不管认得出来,认不出来,我都不奇怪。”

  这样的回答却让青雪女皱起了眉头。她有些弄不清,这个人类是太过于自信,还是太过于消极。

  

  “如果我不肯离开的话,你会陪着我在这里逗留吗?”

  而光幕上,黑晴明歪了歪头,不怀好意的引诱道,“就算是鬼族之王,长久的逗留在梦之间隙里,最终也会消失掉。你会陪着我吗?还是决定要放弃我,独自离开呢?”

  这个问题让酒吞沉默了很久。

  他仰着头注视着树上的青年,神色认真却又寂静,不知道他看出了什么,还是依然什么都不知道。

  过了半晌,他才一字一句的回答道:“一起走。”

  但他那绝对的语气,却只引起了黑晴明不以为然的冷笑。“说的好听,但你不过是在回避选择而已。”

  “因为你不是那家伙。”

  鬼族之王却出乎意料的,以绝对的语气做出了自己的判断,“他会跟我一起离开。”

  黑晴明冷冷道:“你凭什么做出这样的判断?”

  “……因为那家伙……是个很温柔的人。”酒吞极为自信的扬了扬唇角,不再让他把握住对话的节奏:“我啊……听说过你的存在。黑晴明——是吧?”

  他抱起了双臂,神色中透露出了某种冷傲至极的情绪,“一直坐在那棵大树上,还通过接触着的树茎输送灵力——你把什么东西,藏在了那里面吗?”

  黑晴明似乎没有预料到他居然察觉到了这一点,而愣了一下。

  “这么说,”他露出了饶有兴致的神色,扬了扬眉毛,“你并不是个笨蛋嘛?”

  听见这个评价,酒吞皱起了眉头,“……哈?”

  

  “我啊,拥有那个晴明的记忆,在感情方面,也多多少少可以感知到他的心情……嗯,他对你的评价,就是这样哦。”黑晴明扬了扬下巴,眼底深处溢出一丝居高临下的傲慢嘲弄,“——是个笨蛋。什么鬼族之王,不过只是个大傻瓜而已。”

  他原以为这样的评判,会让鬼族之王多少会产生些怒气,但是,酒吞的神态却只是一脸冷漠,脸上几乎毫不相信的写着一个“哦”字。

  黑晴明忍不住气笑了,“怎么,你不相信?”

  “你是要自己离开,还是要让我动手?”酒吞却理都没有理会,他背后的葫芦蠢蠢欲动的龇了龇牙。“我可不是很想对着你那张脸出手。”

  “——所以我要是动手的话,会把你打的连鬼都认不出来哦。  

  

  他话音刚落,就不知从什么地方,传出了“咔”的一声——好像有什么木质的东西,正在断裂。

  黑晴明微微一愣,反应极快的旋即转身,从树枝上一跃而下,翩然远落。

  而就在他身后,看着黑晴明坐在身下的巨大黑木,开始渗出裂缝。

  那些裂缝之中溢出了净化的灵光,四射而出的纯净蓝光犹如一把把从内部朝外斩去的利剑,不过瞬息,就将原本的牢笼,净化成了片片灰烬。

  “真抱歉。既然有人来接我了,那么恐怕我不能再继续做客了。”安倍晴明怀中抱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晕了过去的青雪女,朝着猛地皱起了眉头的黑晴明露出了微笑,“这孩子很温柔,以后请不要再让她做这样的事情了。”

  黑晴明收回了自己的式神,晴明怀中的少女顿时化作了一片白纸,翩然落下。

  他冷冷道:“你又懂什么!”

  黑晴明看了酒吞和晴明一眼,流露出了厌恶的神色,“身为阴阳师,却居然委身于妖怪,你也只有这点程度而已了,晴明。”

  

  “喂!你这家伙说什么!”

  这诋毁自己恋人的说辞,让酒吞立刻皱起了眉头。他正要追上去,对方却迅速的将他们抛出了自己的梦境。霎时四周一片黑暗,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又透出了微微的幽光。

  但是,黑晴明退走后所产生的那么一霎寂静,却带出了一阵无言的尴尬。

  明明是亲密的恋人,明明是终于解除了困境的好事,可是,却因为之前几乎关系破裂的误会,而导致了此刻,晴明和酒吞,都没有说话。

  酒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那么……晴明又在想什么呢?

  鬼族之王欲言又止的看向了站在自己三步之遥远的青年,感觉心情躁动不安。

  他能看见他侧对着自己,一头柔顺的长发流泻在挺直的脊背上。他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瞧见白皙的耳尖,还有半张挺秀的轮廓。

  在久违的重逢之后,他的身体和灵魂都在叫嚣着想要靠近他。

  想要去抚摸那头莹白的发丝,想要抱住他的腰,紧紧的将他们贴合在一起,他想把头埋进他的脖颈,深深地呼吸他的气味,让他的气息将自己完全包围,他想感受他身体的温度,皮肤的柔软,嘴唇的炙热……

  但是,他却没有转过头来看他一眼。

  这让酒吞咬了咬牙,忍耐的握住了拳头。

  

  “……总之,我们先出去。”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我?”

  他们却同时开口了。

  酒吞和晴明似乎都愣了一下。然后对视了一眼。酒吞下意识的就撇开了视线,然后在懊恼之中,感觉晴明沉默了一下,然后又问了一遍,“你怎么认出我来的?”

  “这有什么好问的。”酒吞咬了咬牙,对于自己无法游刃有余的冷静,感到有些狼狈和恼怒,“你们很明显不一样啊!”

  “……红叶和童女,都没有认出来过。”

  “喂,在你眼里,我跟那些人是一样的吗?”这话让酒吞很不爽的皱起了眉头,“好歹我们也睡过吧?”

  他带着些微恼意,有些口不择言的话语,让阴阳师愣了愣。

  事实上,在脱口而出之后,红色头发的妖怪就自己也察觉到了不对。他猛地涨红了脸,却死撑着要面子,不肯服输的撇过了脸去。

  晴明看着自知失言,话一出口就捂住了嘴巴,涨红了脸,明显后悔了的鬼族之王,忍不住慢慢的笑了起来。

  “啊,是这样啊。”阴阳师假装恍然大悟的摸了摸下巴,“睡过之后,果然是不一样呢。”

 红着脸恼怒不已的酒吞,在晴明眼中显得极为可爱。男人歪了歪头,微微沉了沉眼睑,然后走了过去,将他抱在了怀里。

  在红发的妖怪吓了一跳而下意识紧张的绷紧了身体的时候,晴明在他的耳边,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我好想你。”

  那一瞬间,酒吞就几乎什么也说不出来了。等他头脑一片空白的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紧紧地回抱住了自己的恋人。

  “……我也是。”之前的分离,让鬼族之王重新感受到晴明的气息时,回抱的力气用力的好像再也不想与他分离,“还有……对,对不起。”

  

  ……

  等到和好如初的两人在梦之间隙里找到了茨木的时候,他正将红叶抱在怀里,仿佛在用自己的身体,为她隔绝四周的黑暗。

  “红叶还没有醒来吗……?”看着这样的情形,阴阳师放开了刚才一直牵着的恋人的手。酒吞有些不满的蜷起了手指,却知道现在红叶的事情更加重要,而没有说话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他们走到了红叶与茨木的身边,阴阳师伸手想要探查一下红叶的情况,但茨木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收紧了怀抱,然后用一种极为警惕的目光注视着他。

  那一瞬间,晴明还以为在自己到来之前,黑晴明装成自己的模样袭击了他,所以他才会对自己如此排斥。

  但茨木却只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咬了咬牙道:“你能唤醒她?”

  晴明微微一愣,“也许我可以试试。”

  白发的妖怪这才看起来,极为不情愿的将怀中的少女抱了出来,然后极为轻柔的放在了地上。

  阴阳师似乎从他那格外珍重的姿势中察觉到了什么,而饶有兴致的扬了扬眉头。但他什么也没说的蹲了下去,将手按在红叶的额头,低声念起了唤醒的咒语。

  

  而在他们的身旁,茨木注视着沉睡不醒的女子,偶尔又将视线落在晴明的身上。过了一会儿,才欲言又止道:“这家伙……在睡梦里,一共喊了我的名字七十八次。”

  晴明有些不明所以:“啊,那不是很好吗?”

  茨木抿紧了嘴唇,“……你的名字六十九次。”

       “这个嘛……”阴阳师哭笑不得,“大概是因为我们是一起走失的,所以红叶比较担心我吧。”

  “你有吾友了不是吗?”茨木却孩子气的专横道:“让吾友把红叶的部分也一起担心起来,不就好了?”

  酒吞:“……你在说什么蠢话!” 

  “……哼。”白色长发的妖怪看起来又骄傲又不安,“她说过喜欢我了。”

  他看着面前曾经喜欢过红叶的挚友,和红叶曾经喜欢过的挚友的恋人,语气郑重,“——她是我的了。”

  

  ps:诶,居然不是整数有点小失落呢……正文完结啦!现在个人志已经在预售中啦,发货的话,如果没有意外……大概是12月初到中旬的样子吧!接下来就是番外了,不过番外不会放出来哒,谢谢大家!

  

  

  

  

  

  

  

  

  

  

  

  

  


评论(42)
热度(277)

一个不知名的小透明。

© 神说要有花 | Powered by LOFTER